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别把一个对你好的女人弄丢了

深夜和你一起读书2018-06-19 04:50:36

第一章

  四周都是黑暗……

  我的身子就悬空在这片无尽的黑暗当中。

  耳旁似乎有个女孩儿在喊我的名字。

  “肖辰?肖辰!”

  黑暗渐渐褪去,我猛然睁开了双眼。

  “肖辰!快起来!浪打过来了!”一个穿着白短袖衫的女孩儿正拼命拉扯着我的胳膊,我朝着前方一看,可不,一股滔天巨浪正像狂怒的猛兽一般朝着我直扑而来。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脑中的昏沉感一扫而空,从地上一跃而起,和刚刚喊我的那女孩儿一起朝着后方猛跑了几步,堪堪赶在那巨浪拍到岸上的一刻逃离了那里。

  我俩都喘息着跌坐在了地上。

  ……

  我左右看了一圈,发现身后是一片密林,两旁则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滩。

  靠。

  这是哪儿?

  不过我很快就想起来了,这……是一座孤岛!

  我是松江市科技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三天前报名参加了校内举办的春季校庆出海游活动。

  当然,我可不单单是为了游玩这么简单的,因为学校这次花大价钱请来了当红网络歌手夏然为我们在出海邮轮上表演节目,这夏然可是我的梦中女神,为了一睹她的芳容,很多男生都报名了。

  此外据说还有海上的露天活动,导员还提前通知我们各自准备好泳衣,这就意味着我可以看到校内那些青春女生们身着泳衣的靓丽身影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踏马的邮轮出海不到一个小时就遇上了突如其来的暴风雨,狂风夹杂着海水将我们的邮轮打成了碎片,有一部分人乘坐救生艇逃走了,剩下的人只能抱着船体碎片在海上漂流。

  说来也怪,我这个人其实本来是不会游泳的,但是邮轮沉底的一瞬间,我却发觉自己身上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导致我的手脚自然而然地在海水中扑棱起来,如果不是这样,我恐怕早就淹死在海里了。

  好在邮轮当时正好行驶到了一处岛屿旁边,我便奋力朝着岸上游了过去,模糊中只记得当时好像还有一些人也和我一样在朝岸上游着,眼看着就要上岸的一瞬间,我却被一记猛浪给打昏了头,最后的一丝力气也散去了,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然后就是被刚刚这个穿白短袖衫的女孩儿给叫醒了。

  此时我俩都气喘吁吁地坐在地面上,看着远处依旧在肆虐的狂风海浪,空中也是乌云密布,更加让我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草,我的梦中女神夏然何在?还有泳装女同学又去哪里了?这是老天爷在作弄我?

  至于刚刚救我的那个女孩儿不是别人,就是我们学校大名鼎鼎的校花陈梦雨。

  这个陈梦雨可是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又漂亮又善于交际,不知有多少人都在幻想能和她共度良宵呢,我自然也不例外,然而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我很确信她根本就不认识我,之所以知道我的名字,只不过是因为我胸前的铭牌上刻有自己的姓名而已,这铭牌是进入邮轮的通行证,每个人都必须佩带。

  “谢谢你啊……”我说道:“如果刚才不是你叫醒我,我恐怕早就被海浪冲走了。”

  “不用客气……”陈梦雨的神色十分黯淡,看来心情也和我一样差到了极点,她本来柔顺的长发也被海浪打散了,显露出了一丝狼狈的样子。

  现在我基本上已经缓过神儿来了,同时我之前落水一刻那种浑身都是力量的感觉也再一次出现了,我站起身子跳了两下,发现自己的精神头儿竟然出乎意料的好。

  “其他人呢?”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陈梦雨摇了摇头:“我也是才醒来的。”

  我心说看样子我和她是一起被海水冲上来的,只不过她比我先醒了一会儿。

  这时我发现这陈梦雨浑身都在颤抖,而且嘴唇发白,急忙问道:“你是不是病了?”

  陈梦雨没吭声,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把手朝着她额头上摸了一下,果然发现滚烫不已。

  现在天上还在下着暴雨,我寻思着再这样下去非得把她冻出个好歹不可,想到这里,我急忙把衣服脱下来披在了她身上,又把她的身子紧紧搂住,带她朝着身后的林子里跑了进去。

  这林子外围有一些高大的椰子树,再往里则是更密集的林地,一看就是那种人类未曾涉足过的地带,树冠遮天蔽日,此时倒是正好可以起到挡雨的效果。

  我拽着陈梦雨快速到了林子最边缘的地带,找了处雨水最少的地方坐了下去,陈梦雨现在抖动的幅度更剧烈了,我只好强行把她整个人都死死搂住了。

  一开始的时候陈梦雨似乎还有些不太好意思,脸红红的,但到了后来她可能是感觉到暖和了一些,神色这才渐渐恢复了正常。

  好在这种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过了没到十几分钟天气便完全放晴了,炙热的阳光瞬间洒了下来,我又带着陈梦雨重新回到了海边。同样的,海上的风浪也重新趋于平缓了下来。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海面附近到处都散落着我们之前邮轮船体的残骸,我伸着脑袋看了一阵子,本来想找找看有没有流到岸边的行李箱、包裹之类的东西,毕竟这是一座孤岛,救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能找到一些食物和衣物是再好不过的了。

  然而并没有……

  我有些失望。

  陈梦雨的状态比之前要好了不少,然而依旧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我寻思着这种情况下上岸的人肯定不止我们两个,因为当时邮轮上一共可乘坐着五百多人呢!其中四百人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和老师,剩下的则是一些请来的演艺人员,还有一些松江市内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人都是为校庆撑场面而来的,却不想出了这种大事故……

  人数如此庞大,既然我俩能被冲到岸上,那肯定也有其他人上来了。

  当下我便叫陈梦雨在原地等待,我则快步沿着沙滩跑了出去。

  跑了大概数百米的距离,我果然在前方的海滩处看到了另外一拨人,一共是五个,都是男生,一看就知道也才上岸没多久,衣服和头发都是湿的,其中一个人还是我们班上的家伙,叫刘勇。

  这人体壮如牛,而且脾气挺暴的,在学校的时候就没几个人敢惹,隔着老远我就看到他似乎正在对着另外四个男生说着什么,看来俨然已经成为这几个人的小头目了。

  我急忙大吼了一声,这几个人立马注意到了我,朝着我快步跑了过来。

  “肖辰?你居然没死?”刘勇说道。

  我心里很不爽,在他眼里好像我就该死一样。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我在班里属于那种边缘小人物,各方面都极不突出,而且身材瘦弱,的确是被淹死的理想人选。

  “我命大。”我没好气地说道:“你们还看到其他人了吗?”

  刘勇摇了摇头。

  我立马把陈梦雨跟自己在一起的情况说了一遍,只见另外四个男生立马喜形于色,问我在哪里。

  我心说这几个人也是没救了,这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还不忘女色,反倒是刘勇没什么特别的表现。

  同时我心里也提前留了个心眼儿,这种鬼地方不受法律约束,他们几个要是敢乱来,我就和他们拼命,毕竟我这条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就是人家陈梦雨给我的。

  不过眼下我们势单力薄,还是得尽量多团结一些人在一起才行,鬼知道这岛上有没有什么猛兽之类的东西,人多力量大嘛。

  很快我就带着他们回到了陈梦雨身边,那几个男生立马就要围上去,不过被刘勇一把拦住了,只见他指着陈梦雨说道:“不行!她不能跟我们待在一起!”

  

第二章

  “为啥?”我急忙问道。

  “你看看她!一看就是有病在身!这荒岛上没医生也没药,万一传染了我们咋办?”刘勇竟然一眼就看出陈梦雨生病的事情了。

  “放屁,陈梦雨就是有点儿低烧而已,你见过发烧传染的啊?“我怒声说道。

  “那也不行!谁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发烧的?”刘勇不依不挠地说道:“万一是传染病呢?”

  果然,另外四个男生听了刘勇这话,立马都退开了陈梦雨身边,我看到陈梦雨的眼睛开始发红了,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

  “刘勇你这个王八羔子还是人吗?”我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这种情况下我们得互相帮助,这怎么还能把别人往外推呢?”

  “她绝对不能和我们待在一起,这荒郊野岭的,带个女人完全就是累赘。”刘勇继续恶毒地说道。

  陈梦雨开始浑身颤抖起来,我很清楚她这次并不是因为发冷而颤抖,明显是因为气的。

  我叫陈梦雨别生气,同时我叫她放心,说自己无论如何都会陪在她身边的。

  “哼,那你就陪着她好了,记住别跟着我们。”刘勇说话的同时便招了招手,打算和另外四个男生离开,然而就在这时,我看到从海面上竟然冲过来了一只大箱子!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了过去,这种时候这箱子简直堪比财宝啊,甭管里边有什么,就算是普通的衣物对我们来说也是无价之宝。

  我们几个快步朝着海边跑了过去,现在海上的风浪很小,我一个猛子就扎到了海里。

  我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是在不经意间学会游泳了,水流仿佛和我融为了一体,我很快就游到了那箱子旁边,将它快速拖了回来,因为我怕时间一长这箱子再被海水冲走的话就只能追悔莫及了。

  “肖辰……你游泳的速度好快……”回来之后,陈梦雨立马在我身旁小声说道。

  “这没什么……”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这个人很少被人夸的,这冷不丁让陈梦雨这样的大美女校花夸一下,还真有些不太习惯。

  “看不出来啊。”刘勇说道:“我还以为你是个旱鸭子呢。”

  “我说你嘴里能不能说点儿人话?”我有些火大,他当着陈梦雨的面这么损我,让我很没有面子。

  然而刘勇过分的事情还在后头呢,只见他竟然直接伸手把我辛辛苦苦从海里捞上来的箱子给抢了过去。

  这里要说明一点,这箱子里的东西我本来就没打算独吞,而是想按人头平分,想不到这个刘勇居然想全部拿走。

  我立马伸手想去抢回来,但另外四个男生也立马拦在了我身前。

  “你们!”陈梦雨这次终于也忍不住了:“你们真是些混蛋!”

  此时刘勇已经迫不及待把那箱子打开了,我看到里边竟然有很多的水和食物,另外几个男生立马欢呼起来。

  “我们平分不行吗?”我几乎是在用恳求的语气和他们说话,我可没有信心去1V5。

  然而刘勇不仅又嘲弄了我一番,说是叫我好好的和陈梦雨在岛上双宿双飞,做一对鬼情侣,而且在嘲讽完之后,竟然还想上来抢走我俩身上的外套。

  我心里有些无奈,没想到在这孤岛上,遇到的第一件危机竟然是由同样作为幸存者的同学引起的。

  我一把将那刘勇伸过来的爪子给拍掉了,只见刘勇冲着另外四个人说道:“上!这种情况不用讲什么礼仪道德了!这两个人反正早晚也会死,还不如废物利用!”

  另外四个男生立马齐声喊了一嗓子,朝着我猛冲了过来。

  我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我不是个喜欢打架的人,因为我压根儿就不怎么会打架,刘勇也是知道这点的,所以他此时一马当先完全就是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朝我挥拳砸了过来。

  力量……

  还是我当时从邮轮落水一刻时的那种莫名的力量又出现了,我紧了紧右拳,对着那家伙的拳头迎面狠狠对砸了上去,只听那刘勇哀嚎了一嗓子,立马捂着右臂倒了下去,开始在地上猛烈挣扎起来。

  另外四个男生见状都吓了一跳,我看到刚刚那装满食物和矿泉水的行李箱也倒在刘勇旁边,立马一个箭步突过去想要抢回来,另外四个男生却已经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儿来了,对着我身上猛烈撕扯起来。

  我回手直接将一个人的脖子卡住猛甩了出去,这人被我直接甩飞了有七八米远,重重地落在地上呻吟起来。

  这下包括刘勇在内,其他几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何止是他们恐惧?连我自己都有些害怕自己身上这突然出现的莫名力量了。

  “肖辰!想不到你力气还挺大的!”刘勇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他依旧捂着自己的右臂,好像是刚才被我一拳头打脱臼了。

  “滚蛋!”我把那行李箱一把拉到自己面前,同时冲着他们怒声说道:“都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这几个人也没敢还嘴,此时刚刚被我打飞出去的那人也爬了起来,这几个人相互搀扶着快速跑远了,很快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当中。

  直到这时我才松了口气,回头一瞧,发现陈梦雨正大张着嘴巴看着我。

  “陈梦雨,我们走吧,找个地方先歇一会儿,你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怎么你这力气怎么这么大啊?”

  “我也不知道……”我晃了晃脑袋,伸出自己的双臂看了看,也没发现哪里不一样,但我的力气却明显比以前大了好几倍的样子,我感觉自己现在一拳头都能把一头牛给打死了。

  我心说难不成是老天爷见我掉落荒岛无助可怜,特意赐给了我这一身力气以及游泳的能力?

  “肖辰,你看上去挺……挺斯文的,没想到你还真够能打的……好厉害呀。”我几乎看到陈梦雨眼中冒出的小星星了。

  我苦笑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被女孩儿称赞“厉害”,居然是在荒岛上……

  很快我就带着陈梦雨跑到我们之前避雨的树下坐了下来,其实我的精神头儿还是和之前一样好,完全用不着休息,我只是想让陈梦雨尽快恢复过来而已。

  陈梦雨吃了些东西,又喝了点儿矿泉水,脸色明显比刚才好了不少,这时我也才开始仔细思索我们现在的处境。

  据我所知,我们现在的位置距离陆地应该不算太远,毕竟出海不到一个钟头就出事了,想来救援队应该很快就能来吧?

  不过这也说不准,我们只能在救援来到之前,尽量让自己保有充足的食物和淡水才行。

  期间我又朝着林子深处走了一小段距离,想看看这林子里有没有其他人,然而这里头除了参天的大树就是地面上潮湿的灌木落叶,还散发着一阵阵难闻的腐烂气味儿,我很快就捂着鼻子重新退了出来。

  陈梦雨的烧依然没有完全退下去,她虽然一直表示自己没事,但我很清楚她这只不过是在强撑着不想给我增加心理负担而已。

  我寻思着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既然刘勇和另外四个男生能顺利登岛,那就应该还有更多的人也上来了才对,我和陈梦雨商量了一下,决定继续沿着海滩往南走,看看能不能遇到其他人。

  我心说待会儿她要是走不动的话,我就抱着她走好了,反正我现在最不缺的似乎就是力气了。

  然而我们刚打算动身,就听到身后的林中传出来一个女孩儿的尖叫声。

  

第三章

  这女孩儿的叫声十分凄厉,听上去像是遇到危险了一样,我急忙叫陈梦雨在原地躲藏好,我则顺手从地上拾起半截树枝朝着林子里窜了进去。

  这林子里头的腐臭味儿还是很严重,我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在林中穿梭起来,叫声离我越来越近了,这时我才发觉这声音似乎是从上方头顶处传来的,心说这女孩儿难不成是挂树上了?

  可也不对啊,我们明明是坐船失事的,又不是从飞机上掉下来的,她怎么能跑树上去?

  难道是……

  她在地上遇到了某种危险,然后爬到树上了?

  想到这里我立马紧张起来,因为这种鬼地方,地面上的危险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是野兽了。我把手中的树枝紧了紧,开始一点点继续朝前走去。

  那女孩儿的叫声越来越近了,很快我就确认了声音发出的具体位置,的确是在高处,然而这边的树木实在太过浓密,繁多的枝叶挡住了我的视线,看不清上边的情况。

  于是我先是确认了一下地面四周没有其他危险之后,便攀着树干朝上爬了过去。

  由于我身上的力气比原先大了很多,这爬起树来也毫不费力,没过多久就上到了一半的位置,这下我看清了,的确有个女孩儿正挂在树上呢……

  这女孩儿很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衣服和树枝完全缠绕在了一起,模样别提多狼狈了。

  她也看到我了,只见她立马扯着嗓子冲我大吼道:“喂!那个人!快来把我弄下去!”

  他奶奶的……

  我心说这姑娘也是脸够大的,这找人求助还这么理直气壮。

  这时我又眯着眼睛仔细瞧了她一眼,发现我居然认识她,和前边那个混蛋刘勇一样,也是我们班上的,叫周琪琪,虽然比起校花陈梦雨来说差了一些,不过放在人群里也是一等一的美女。

  这周琪琪在学校时对我的态度就很差,总喜欢讽刺挖苦我,嘲笑我没钱没长相,这次校庆报名的时候她还故意对我横加阻拦,不想让我参加,说什么怕我去了影响学校的形象……

  现在想想,早知道我当初真的就不该来,想必那些没参加校庆活动的学生都在暗自庆幸吧。

  我重新从树上蹦了下来,朝着她所在的下方挪了过去。

  离得近了我才发现她的衣服和裤子几乎都被树枝给挂烂了,隐约可以看到她里边雪白的肌肤。

  此时她正晃着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在我上方抖动着,看得我一时间有些发呆,她也发现我的目光了,只听

  她大声冲着我嚷道:“不许乱看!”

  额……

  “我说周琪琪,你又让我救你,又不让我看你,我可没这本事。”

  “肖辰!原来是你!我就知道除了你,别人不会这么色了!”

  “那行,你自己慢慢在这儿挂着吧。”说完我就要离开,树上的周琪琪立马急眼了:“别啊!肖辰!快把我放下来!我让树枝缠住了!”

  “那你还让我看不?”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我都看到那周琪琪的脸色立马变得通红起来,只见她气呼呼地说道:“那你看好了!随便看吧!”

  我立马肆无忌惮地朝她双腿看了过去,过了一阵子周琪琪终于忍不住了:“你这个流氓!还没有看够吗?快放我下来!”

  我这才收回目光,心说我虽然很烦这个瞧不起我的死丫头,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人命关天,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想到这里,我立马再度攀着树干朝上爬了过去。

  我很轻松地就上到了周琪琪所在的位置,她看我的眼神和刚刚的陈梦雨一样,也是一副惊奇的样子,只听她说道:“肖辰,想不到你这腿脚还挺麻利的。”

  我懒得理她,此时我已经爬到了她身边,冲着她说道:“你待会儿趴在我背上,我带着你下去。”

  周琪琪用力“嗯”了一声。

  我开始试着把她和树枝缠在一起的衣服弄开,然而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那些衣服已经完全和树枝打成了死结,根本就弄不开,我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后来干脆一用力将她的外套给扯下来了。

  周琪琪惊叫了一声,大声质问我要做什么。

  “能干什么,当然是救你了。”

  “那你扯我衣服干嘛?”

  “你自己看看,你这衣服能弄下来吗?”

  周琪琪皱着眉侧头看了一眼自己和树枝缠在一起的衣服便不说话了。

  我继续把她已经裂了好几个口子的牛仔裤也扯了下来,现在周琪琪这模样就更狼狈了,就好像是个叫花子一样,身上只挂了点儿破布片子……

  很快我就把后背对准了她,这周琪琪从后边抱住了我的脖子,和我紧贴在了一起。

  这周琪琪的身子温热温热的,还软乎乎的,不得不说背着她也算是一种享受。

  很快我就顺着树干重新溜了下来,她一落地就将双手紧紧护在了自己胸前,一脸紧张地看着我:“你想干什么!”

  我有些无奈,别说我对她没什么兴趣了,就算是有,我现在也没这心情,我立马调头朝着刚才来时的方向返了回去。

  “你去哪儿?”周琪琪惊叫起来。

  “当然是离开这里了,你难道还打算一直待在这林子里吗?”

  “别丢下我!”周琪琪快步跟了上来。

  我“哼”了一声,心说他妈的这会儿知道跟着我了,不是当初阻拦我参加校庆的时候了?

  她可能也知道自己理亏,跟着我朝林外走的时候也没敢说话,很快我便带着她重新回到了树林边缘,陈梦雨当时正在探头朝着林子里张望,见我回来了,立马高兴地冲我招了招手。

  接着就见她的目光朝着我身后的周琪琪看了过去,只见她指着周琪琪说道:“她怎么弄成这副样子了……”

  “哈哈,她挂树上了。”我笑着说道:“让树枝弄的。”

  周琪琪怒目瞪视着我,不过她也明白这是孤岛,可不比在学校的时候,说白了她现在唯一能倚靠的人也就是我了,因此周琪琪只是干瞪着我,却不敢还口。

  我心里莫名其妙涌上来一股很爽的感觉。

  “挂树上了?”陈梦雨疑惑地问道:“怎么会挂在树上的?”

  我这才想起来这个关键的问题,刚才光顾着和这周琪琪斗嘴了,都忘了这件事情,我也急忙冲着她问道:“对啊周琪琪,你刚才在林子里鬼叫什么呢?”

  周琪琪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一种惊恐的神色,只见她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的林子,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我刚才看到狼了!”

  她这话不仅把陈梦雨吓了一跳,连带着我也吃了一惊。

  我草,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岛上还真的有伤人的野兽?

  “你看清了吗?”我追问道。

  周琪琪白了我一眼:“当然了,我从海里游上来之后,本来想到林子里看看有没有其他人,接着就听到了几声狼嚎,我这才爬到树上了,由于爬的太急,不小心掉了下来,这才挂在了树上。”

  我点了点头,这周琪琪虽然性格有些泼辣,不过毕竟是个柔弱的女生,让她爬这么高的树也是难为她了……

  “那狼去哪儿了?”我紧张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后来就没看到了。”

  我心说不能再在这儿干等下去了,还是得继续我之前的计划,尽量找到其他人汇合在一起才行,毕竟我们现在除了这一箱子食物和水之外,就没别的东西了。

  我立马告诉周琪琪说我们打算去找别人,叫她跟着我们。

  “我这个样子怎么走啊!”周琪琪指着她自己身上说道。

  这周琪琪现在完全就是一副衣不蔽体的样子,大半个身子都露在外边,如果不是她一直在用手强行当着关键部位,恐怕早就走光了。

  我撇了撇嘴说道:“大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这些?放心吧,这儿是荒岛,没人会看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