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一男子哄女子发生关系的全过程!让人警醒!

FBI大爆料2018-04-02 01:52:07

第1章:喋血边陲

盛夏五月,炎黄共和国南部边境。

茂密的丛林中没有一丝风,空气沉闷炎热,人体置身其中,就像被关在蒸笼里,呼吸困难,五内如焚。

林重潜伏在一堆灌木丛后边,身上披着迷彩伪装,手指放在狙击枪的扳机上。在如此酷热的天气下,他的身体没有丝毫动摇,握枪的手稳若磐石。

汗水顺着林重的睫毛滴落到地面,他的眼睛眨都没眨一下,仍旧专注而冷漠地注视着前方。

昨日夜间,林重所在的秘密部队接到上级命令,今天将有一队武装贩毒人员从此经过,人数不明,国籍不明,火力配置不明。

而他们的任务就是,将这队武装贩毒人员歼灭在这片丛林当中,不可逃出一条漏网之鱼,以免危及无辜群众。

这条命令来得十分突然,因为此时正是他们这个秘密部队一年中少有的休假时间,多数战友都回乡省亲,仅有林重与另一个人留了下来。

林重是无处可去,而另一个人,则是为了留下来陪他。

想到此处,林重的内心涌起一股暖流,眼睛的余光扫向身体左侧,就在他左边十几米外的一棵大树后面,他最亲密的战友,最铁杆的兄弟杨虎,就潜伏在那里。

林重与杨虎同年入伍,又同时加入秘密部队,比亲兄弟还要更亲。

原本上级打算取消这次任务,但杨虎却认为不过是对付一群贩毒人员而已,对他们这样的顶尖特种兵而言,完全是手到擒来,主动接下了任务。

就在林重思考的时候,他左边的地面突然向上隆起,露出杨虎黝黑方正、涂满油彩的面孔。

杨虎朝林重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抬起手臂,比了一个复杂的手势。

林重明白手势的含义:“目标已经出现,即将到达狙击位置。”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睛对准瞄准镜,内心瞬间变得无比冷静。

无数次血与火的战斗,无数次在生与死的边缘游走,早已将林重的意志锻造得坚若钢铁,杀戮对他而言,就像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几道人影,出现在瞄准镜中。

七名毒贩,三个白人,两个黑人,还有两个亚洲人。

躲在另一边的杨虎,向敌人出现的方向缓慢移动,他将军刀咬在口中,四肢着地,匍匐前进,如同一只准备扑向猎物的豹子。

林重调整了一下狙击枪的位置,瞄准七名毒贩的领头之人,果断的扣下扳机。

“砰!”

一声沉闷的枪响,被他瞄准的目标脑袋炸开,仰面倒下。

林重面无表情,再次将狙击枪的准星对准下一个目标。

对面的毒贩反应非常迅速,当第一个人被林重狙杀的时候,其他人并未惊慌失措,而是全部原地趴下,借助丛林的地形隐藏起身体,展现出非常出色的军事素养。

这群毒贩的表现,根本不像是一群毒贩,更像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

“砰!”

林重又开了一枪,不过这一枪并没有命中目标,而他的位置,却在这两枪之中暴露了出来。

不过林重并没有沮丧,他从小腿处抽出三棱军刺,平静冷漠的眼睛当中,亮起冷厉的幽光。

“开始了!”他自言自语地说着。

连绵不绝的枪声如爆竹般响起,无数子弹疯狂射向林重。

林重闪身躲到一棵树后,纵横交错的火力网完全封锁了他的行动,将他背靠的大树打得千疮百孔。

当六名毒贩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林重身上时,杨虎悄无声息地绕后,猛然跃出,“砰砰”两枪将其中一名毒贩击毙,又窜到另一名毒贩身边,趁其反应不及,一刀割喉!

转眼之间,七名全副武装的毒贩,便被干掉三人。

剩下的四名毒贩一起转移枪口,子弹朝杨虎疯狂倾泻而出!

第2章:天人永隔

杨虎连爬带滚,看起来狼狈无比,实际上有惊无险地躲到一棵大树后,重新隐藏起来。

就在此时,林重的身影仿若幽灵一般出现,锋利无比的三棱军刺将一名毒贩的心脏贯穿!

毒贩睁大眼睛,倒在地上,喉咙中发出“荷荷”怪响。

林重抽出军刺,看也不看死不瞑目的毒贩一眼,身形一闪,就躲开了其他毒贩射向他的子弹。

“林子,谢啦,这次任务结束,哥请你吃大餐!”杨虎从树后冒了出来,手握滴血的军刀,一边跟林重打招呼,一边向敌人靠近。

“还剩三人,不要大意。”林重并未放松,虽然对手仅存三人,但无数次战斗证明,在彻底解决敌人之前就放松警惕,完全是取死之道。

“哈哈,有你在我怕什么,就凭这样的菜鸡,再来一群也不是我俩的对手。”杨虎嘴上不以为然,身体却不断高速移动,和林重呈犄角之势,将三名毒贩牢牢包围在中间。

剩下的三名毒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当中看到恐惧和惊骇。

对手的强大,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林重朝三名毒贩冲了过去,身形快如鬼魅,前冲的过程当中,他抬手就是一枪,将一名毒贩爆头,然后甩出军刺,瞬间射穿了另一名毒贩的心脏。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杨虎也正好把最后一名毒贩干掉。

战斗结束,不管是林重还是杨虎,都放松下来。

两人站在战场中央,彼此相隔两米,杨虎习惯性地点上一根香烟,向林重说道:“对付这样的家伙,居然也让我们出动,上面那些老头儿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话还未说完,他突然脸色一变,朝林重猛扑过来!

“小心!”

在林重的身后,一名早该死去的毒贩,摇摇晃晃地举起枪,对准林重的后背,扣下扳机。

“砰!砰!砰!”

林重被杨虎扑倒,那名毒贩开的枪全部打在杨虎身上。杨虎的胸膛连中了好几枪,鲜血从迷彩服中渗了出来。

林重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眼睛陡然变得血红一片,抄起地上的一支冲锋枪,朝着那名毒贩疯狂扫射,将其身体打得千疮百孔。

“咳咳……别对着死人撒气啊,既然互为敌人,他要杀掉你跟我也没什么不对的。”躺在地上的杨虎拍拍林重的腿。

林重扔下冲锋枪,弯腰将杨虎扛在肩上,用最快的速度朝丛林外跑去:“虎子,坚持住,你他妈的别给老子先死!”

“去去去,瞎说什么呢,你累死了哥也不会死!”杨虎咧着嘴,“跑慢点,颠得哥难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林重闻言,非但没有减慢速度,反而跑得更快了。

鲜血从杨虎的身体里流出来,打湿了林重的后背,又滴落在地面上。

“喂,林子,你还没有见过我的母亲和妹妹吧?”

林重没有说话,只是咬紧牙关,拼命地跑!

“我如果有个万一,母亲和妹妹就拜托你照顾了。”

“闭嘴!”林重吼道,两行泪水,从他眼里流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唉,现在想想,哥还是个处男呢,就这么死了,会不会变成处男鬼呢?”

林重泪流满面。

“林子,哥感觉有点坚持不住了,不好意思先走啦……要记住,你这条命是哥救的,所以……要好好活下去,你的身上有两条命呢……”杨虎的声音慢慢变低,终至不可闻。

他扶在林重肩头的手,无力垂下。

林重扑倒在地,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低声呜咽,无声痛哭。

他知道,在这一瞬间,他最好的兄弟离去了,他的人生,自此永远缺失了一块。

一个简单朴素的房间里。

林重笔直站在巨大的办公桌前,办公桌后,坐着一名头发斑白的老人。

“林重少尉,你真的决定申请退役?”

“是的,首长。”

“不再考虑考虑?失去杨虎,已经是队伍的巨大损失,我不想再失去你。”

林重握紧拳头,目光坚定:“非常抱歉,首长,我现在的状态,已不适合呆在部队里,而且,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好吧。”老人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你的退役申请,我批准了,不过将来需要你为国出力的时候,希望你不要推辞。”

“是!”林重双脚并拢,行了一个标准军礼。

第3章:回归都市

林重提着行李箱,走下火车。

他一米八的身高,在人来人往的车站中并不起眼,没有任何人注意他。

林重身上穿的衣服十分朴素,甚至可以说是寒酸,裤子洗得发白,短了一小截,脚上穿着开放牌运动鞋,鞋面灰不拉几的,前端还破了几个小洞,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使他看起来就像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民工。

林重并不是故意穿得这么寒酸,而是因为他所有的钱,都已经和杨虎的抚恤金一起,在一个月前寄给了杨虎的母亲和妹妹。

此时,林重身上所有钱加起来,不超过三百块,银行账户里更分文不剩。

林重到达的这座城市,名为庆州,是炎黄共和国西南部的一个大都市,四面群山环绕,中间两江交汇,近些年来发展极为迅速,无数高楼拔地而起。

庆州市,是杨虎的故乡,但林重却是第一次来。

等待在车站周围的出租车司机或摩的司机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主动拉客,更有甚者,直接抄起旅客的行李,往自己的车上拖。

“小兄弟,要到哪里去?”一个矮胖的男司机不失时机地靠近林重,用蹩脚的普通话问道。

林重看了看手上的纸条,上面记载了杨虎的家庭住址:“你好,庆南区宏盛巷去吗?”

男司机凑过来往纸条上瞅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走,直接将林重丢下了。

林重又拿着纸条询问了另外几位司机,无一例外都遭到了拒绝,理由出奇的一致:“太远,太偏,划不来。”

直到车站的旅客都走光了,林重才找到一辆破破烂烂的三轮车愿意去庆南区,不过需要他先付钱。

林重付了五十块钱给司机,提着行李坐到后座上,这辆三轮车的后座更加破烂,表皮都磨坏了,甚至可以看见垫在下面的木板。

林重对此没有露出丝毫嫌恶之色,坐得四平八稳。

一个小时之后,三轮车载着林重到达了一个十字街道,司机给林重指了一下方向,就轰隆隆地开走了。

这是一片老旧的街区,街道坑洼不平,楼房低矮不齐,到处贴满了小广告,林重提着行李站在街头,一时有些茫然。

“小伙子,你来这里干啥呀?”旁边面馆里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头发斑白的老伯主动跟林重打招呼。

林重脸上露出微笑,朝老伯礼貌地点点头:“大伯,我来这边找人,您知道宏盛巷27号怎么走吗?”

“进来吃碗面吧,反正要不了多少钱,吃完了我就告诉你。”老伯朝林重招招手。

林重摸摸肚子,他恰好感到有些饿了,于是提着行李箱,走进了街边的小面馆。

面馆里没有几个人,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了一对小情侣,脑袋凑在一起咬耳朵。这对情侣衣着光鲜,打扮时尚,当林重走过的时候,两人都对林重投以嫌弃的目光。

女的甚至捏住鼻子,用手扇了扇,低声咕哝了一句:“土包子。”

林重径直从两人身旁走过,就当没听见。

“小伙子,想吃什么?”老伯擦擦手,和颜悦色地问道。

林重看了看菜单,说道:“来两碗小面吧,多放点辣椒就成。”

“好嘞,等一下。”老伯钻进狭小的厨房里,忙碌了起来。

林重坐在凳子上,眼眸低垂,脸色平静,门口那对情侣的谈话不断飘进他的耳朵。

“不但是个土包子,还是个穷光蛋啊。”

“嘿嘿……我看他不但是个穷光蛋,还是个饭桶呢,一碗面还不够,居然要两碗。”

林重的听力极为灵敏,情侣的悄悄话一句不落,全都被他听入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