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傻逼菌的日更 046

日更500字2018-06-13 16:01:57

一直在路上,才不会对目的地失望。


傻逼菌的晚安故事 020



关于曾经有爱。


【陈年:原以为深记,到后来还是模糊在玻璃窗上的一个淡然的影。】

在一个城市居住太久,会带上那个城市的气息。陈年对这样一句话嘲笑。点起香烟,站在十月夜晚的阳台上昂头看沉而混沌的夜空,想起那些曾经漂流过的城市晚上,和谁一起看过那深邃无望的天空。最后还是掏出手机来写短信,他想对她说,旅途太长的一生,心是无法根深于一处,即便是内心盼想太久的某地,魂牵梦绕之后的到达也会让一切都恍然如失。

这是陈年最容易想念起余夏的时刻。莫不是因为沉夜独归的寂寞。而且有点醉意,一个人抽太久的烟才想起那些曾经。他会怀念起关于余夏的一切,笑容,说话的语气,手指摸过他额头的温度,眼神深处那些无法言明的深意。三十多岁的陈年越发觉得身心疲倦,一个人在这个狭小的城市里昏黄了时光,这些年转手流逝去,却并没有等到最好的结果。

他在等谁呢。余夏那样的女子么。陈年对这样的自问摇头,开始哑声地笑,把呼吸匿身与抽烟的吞吐中,久久。

陈年对余夏说过,我们不一样,我宁愿是彼岸一株矮树,也不愿如你一样倦鸟不知归途。在他的眼里,余夏把全部的时间交给旅行,从一个城市颠簸到另一个城市,独自来往,言行匆忙。给陈年的简讯和留言皆是言简意赅。即便是这样的疾风女子,匆忙来去间留给陈年的,是怎样一个模糊而在意的影。

他们曾经深爱。少年时的爱情醇美甘冽。他们都记得十几岁的别离如何牵肠挂肚。眼泪织就的围巾还有少年咬指写下的誓言。天色暗晚的江堤并肩吹了整夜的风,然后怎般远隔人群目送人生第一场别离。陈年会记得这些,他说起当年,舟行江水间的泪水滂沱。余夏在一边只是静默地听,点了根香烟,她说那是最好的从前。

他们的感情似乎秉承着少年时光的痕迹。于是十多年后重逢。岁月恩赐了恋人们再见时唏嘘不言的脚本,感情轮转几回才是最后想要的模样。陈年此时已解除婚姻,再见余夏时徒增感慨,然而面对余夏一直独身旅行的生涯也黯然了声调,无法揣测各自生活的目的和原因,只是重见少年的爱人,觉得彼此苍老的太快。

他试图挽留过余夏,开口说能不能如少年时那般在一起。余夏那时候笑了笑没开口说话,只是黯然地把目光望向窗外,十多年前的城郊小路,已然成了现如今的城市主干道, 他们并肩奔跑的小路上变换成城市的车水马龙。陈年随着目光望了过去,城市已暗去了颜色,不如少年时的傍晚,青天白云,火色夕阳。


【余夏:人生岂能只如初见,我们又给了彼此多少时间】

余夏在火车过道处抽烟。颠簸一再的旅途会让她觉得安稳。一直在路上,才不会对目的地失望。如同她等待的感情,永没有开口去得到结局,内心还有短暂而疼痛的慰籍。余夏是内心倔强而感情柔弱的女子,只是不肯承认和肯定爱情。她曾在旅途遇到一个通晓心理研究的女子,她被告知如她这样的女子,她们爱的都是那些感情里的自我,而不是特定的某个爱人。

每年的十月她会去杭州。怀念的不是十月杭州的景致,而是秋雨西湖的寥落心情。这是他处无法寻觅到的。她还是会想起少年时的陈年,目光澄澈,奔跑起来微微喘息的呼吸,明眸微笑在夕阳晚下的江堤。她承认过少女时代的心都牵念着这样的男子,编制长长的围巾,在被窝里看少年写来的血字情书。只是。只是人生怎可能永如初见,一别再见的陈年又怎如昨天。

她从没说起她曾在许久前的十月杭州见过陈年,少年时离别后的第一次遇见。断桥上人影重重间就辨别出了他的侧脸,余夏在桥这边张口欲言,却看到陈年低下头来搂身边女子的肩。这瞬间荒凉了所有对陈年的幻想和等待。余夏张望了一眼,只一人转身走远。

她是过于倔强的女子。从没有开口说起一切。少年的爱情就如此埋没在无声无息之间,除了彼此还有几人铭心记得。

于是开始颠簸旅行。一城过一城。其间也遇到诚挚的男子。盛欢之后的寂寥会觉得人生残忍。余夏觉得她的爱情死于这个叫陈年的男子手上。所有的爱,所有的回忆都在他的手上。她承认她爱的,只是那少年爱情里炙热美好的时光,还有时光里少年不知更事的小小自己。

在寂寞旅途的晚上会寻找能听到风的房间入睡。偶尔写几句晦涩的句子抚慰难过的情怀。学会抽烟。跟陌生人友好地搭讪。只是不怎么会喝酒,柠檬水或红茶能喝很久,或者一整夜嚼冰。她努力把时光揉碎在不断旅行的步调上,不要在为爱情铺陈开来,铺陈到她无法收拾的残局上。她惧怕这些。

对于陈年。面对离婚单身后的挽留,必须坦白地说,她动心了。但许久,她并不清楚如果真的在一起,又会不会,仍旧,爱如少年。只好默默,望向曾经少年晚歌的路上,那些无法改变的沧海桑田。









原谅傻逼菌没有力气去写故事。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时间交给盛夏去炙烤。工作亦是一种修行,无论精神还是身体。


原本需要去复查的小毛病,我想还是缓一缓。我信老天不会那么早邀请我去陪他喝茶吹牛逼的。所以,还是先忙手头工作。


假如某一天我缺席未更,请不要生气。傻逼菌只是太累了。真的。谢谢见谅。


所以,今晚的故事,是旧故事。大家凑合吧。


送上D小姐喜欢的《威廉古堡》,曾经我们相爱时,D小姐唱很多很多很多歌给我听,再也没有那么温柔的夜色了。


D小姐和所有的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