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苏轼的一生,也逃不过感情的牢笼

古典美学2018-04-07 03:28:21

文:圆脸姑娘 | 图:华三川

原载:淘漉文化(ID:jingjushudian)


圆脸姑娘碎碎念:这是一篇旧文,在多次转载的过程中很多平台丢掉了作者和来源,相信这不是有意为之。但也希望大家尊重原创,每一篇文章的诞生都像是一场阵痛的分娩,所以今天标注原创重新发出。望理解!



说起苏轼,首先会给他冠上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书法家、唐宋八大家等等的标签,如此多的名号供后世人仰慕着,却惊不起我心中的一点涟漪,我更喜欢将他说成是三位女子的丈夫,不说贬谪生活,不谈政治主张,也不论儒道佛法,他就是曾生活在北宋的一个有血有肉有欢喜也有悲痛的人,在坚毅的外表下也有一颗柔情与落寞的心。





苏轼的发妻王弗,四川青神县人,进士王方之女,嫁给苏轼时只有十六岁,婚后夫妻二人感情甚笃,王弗出身书香门第,苏轼读书偶有遗忘处,她经常会给提醒,这不得不让苏才子对眼前这位夫人刮目相看。书上形容王弗“敏而静”,恰与东坡的狂放豪迈性格互补,王弗的敏也体现在为人处世上,家中有客人来访时,王弗经常在屏风后细听谈话内容,等客人走了以后,为苏轼剖析其人用意和其中利害。苏轼早期的仕途还算顺利,两人一起度过了一生中最为顺遂幸福的时光。北宋治平二年,王弗不幸病逝,苏轼在埋葬王弗的山上亲手种植了万株青松。


她陪伴了苏轼十一年的光阴,在最美丽的年龄选择嫁给他,在女人最灿烂的年华中逝去,在苏轼的心中王弗定是那最动人的女子,他对王弗的念念不忘,终换来了十年后一日夜里的回响,熙宁八年正月二十日,此时的苏轼身在密州,于梦中见到亡妻。醒来遂写出了千古悼亡第一调。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在这首词中,苏轼一改往日的豪放,字字都是真情,“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此种意境,任何多余的解释都不能还原初读这句话时的感受,想必只有用情极深的人才能读懂个中滋味。





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里说,王弗死的时候,苏东坡的福禄达到了最高峰,她死得恰是时候,不必陪他度过一生最悲惨的年华。而苏轼的第二任妻子王闰之恐怕就没这么好运了,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小苏轼十一岁,生性温柔,虽不擅诗词雅乐,但二人却是患难夫妻,王闰之与苏轼共度二十五年的时光,在此期间,他们经历了“乌台诗案”和“黄州贬谪”,在苏轼被贬黄州时,生活极为困顿,友人马正卿向黄州州府要来已经荒芜的五十亩军营旧地给他种,王闰之和苏轼便常常在田间赤脚耕作,田地恰好在黄州的东坡,苏轼的别号东坡居士也是因此而来,他们二人尝遍了生活艰辛。元佑八年八月,46岁的王闰之染病去世。苏轼悲怆至极,写下了感人肺腑的《祭亡妻文》:


呜呼!妇职既修,母仪甚敦。三子如一,爱出于天。从我南行,菽水欣然。汤沐两郡,喜不见颜。 我曰归哉,行返丘园。曾不少须,弃我而先! 孰迎我门,孰馈我田。已矣奈何,泪尽目干。旅殡国门,我实少恩。惟有同穴,尚蹈此言。呜呼哀哉!



在祭文中,苏轼发出了“惟有同穴”的哀鸣,后来,苏轼死后,苏辙将其与王闰之合葬,实现了“惟有同穴”的愿望。王闰之在世时,她在杭州还做了一件对东坡影响极深的事——收养王朝云,王朝云,苏轼的侍妾,他的红颜知己,小他二十六岁,却是最懂苏轼心的女子。


据说东坡的《饮湖上初晴后雨》这首诗就是他初见朝云时的心理写照:


饮湖上初晴后雨


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



自古才子和佳人的爱情故事总会被后人蒙上浪漫的色彩,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苏轼初见朝云时,她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彼时的他已经三十九岁,进入了不惑之年。可月老的红线最终还是将他们牵上了爱情的轨道,苏轼极为疼爱朝云,在三位夫人中,他为朝云写的词最多;而朝云,也是最懂他的那个人。


元祐初年,苏东坡因旧党宰相司马光欲尽废新法,而苏东坡认为不可,应该“参用其所长”,结果又被旧党排挤到杭州去当太守,东坡心里闷闷不乐。据毛晋所辑的《东坡笔记》记载:东坡一日退朝,食罢,扪腹徐行,顾谓侍儿曰:“汝辈且道是中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东坡不以为然。又一人曰:“满腹都是机械。”坡亦未以为当。至朝云曰:“学士一肚皮不合入时宜。”坡捧腹大笑, 赞道:“知我者,唯有朝云也。”从此对王朝云更加爱怜。






苏东坡被外放到颖州、扬州的时候,家姬已陆续离开。东坡被贬惠州时,身边只有朝云一人,惠州在当时是瘴疠之地,他劝朝云回南方,她却不肯离去,并责怪苏东坡:王夫人已经去世了,我不跟随你去,你这个孤独的老翁谁来照顾?坚持一定要跟随东坡南行。东坡也为此发出感慨,朝云要陪我“一生辛苦”了。


朝云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东坡的灵魂伴侣,一日,东坡与朝云闲坐在一起,顿时觉得心里沉闷。于是,东坡便命置酒,央求朝云为他唱一阕他最心爱的,也是他贬惠前填写的《蝶恋花·春景》词:


蝶恋花·春景

花褪残红青杏少,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朝云站了起来,清一清嗓子楞楞地站在那里,却一个字也唱不出来。苏东坡走到她身旁,低声问她是什么原因。王朝云却低下了头,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过了一段时间,王朝云才平静下来,低声地说:“奴不能歌者,是‘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无处无芳草’这两句。”


苏东坡听了,便佯作欢心,大笑着说:“我正悲秋,而你却又伤春了!”可他的内心却感动朝云理解自己,是人生难得的知己。这样在孤苦的日子中难得的惬意总是很短暂,苏轼被贬惠州一年,朝云因水土不服染病逝世,东坡此生不复听此词。





朝云逝后,苏轼一直鳏居,再未婚娶。遵照朝云的遗愿,苏轼将其葬于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栖禅寺大圣塔下的松林之中,并在墓边筑六如亭以纪念,撰写的楹联是“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朝云的离开,让苏轼的精神几近崩溃,痛苦难熬,他为朝云作了一首《西江月》词:


西江月·梅花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苏轼这位才子一触及到爱情,他的词总是多了些伤感的味道,但又能让人寻到家常的气息,抛却浮华名利的背后,恐怕他也想守着简单的生活,持一壶老酒,与爱人月下对酌。此生宦海浮沉,只愿来生:花常好、人常在、月常圆。




为伊书 温暖的记录着生活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