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至瑾学术】《新(食安法)需最强执行力,否则形同虚设》读后感言

至瑾律师2018-04-15 13:51:19

至瑾[zhi jin]

中国首家专注于医药健康行业全方位、全流程、一站式服务的行业专业律师事务所

《新(食安法)需最强执行力,否则形同虚设》读后感言

食品安全是敏感问题,在曾经的若干事件后,更成了稳定的大事体。被重视的结果之一,就是该领域法律规制的建设,可以说异动频频。最新的一次大动作,就是2015101日生效的新版《食品安全法》,声势浩大,无奈,立法质量那样儿,一年半下来,可算是踉踉跄跄地一路走来。类似本文这样的为《食品安全法》解套的支招文章很多,基层面对低质量的立法结果,工作又不能不做,没办法,伤透脑筋想办法应付。本文算是比较好的一篇,很有些参考价值。

不过,文中也有可议之处。查查百度可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于1996年3月17日通过,自1996年10月1日起施行。而《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是20092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201542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修订,101日生效。所以,前者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基本法律,而后者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为非基本法律。把两者当成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似乎不确。二者之间没有法律效力高低和位阶上下之分的说法,也值得商榷。

引一段文献佐证:尽管《宪法》和《立法法》没有明确规定基本法律的位阶高于非基本法律,但从《宪法》和《立法法》的相关规定中,还是可以得出这一结论。此外,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的正当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非基本法律的正当性,一定程度上是不同的。基本法律的正当性要高于非基本法律,其法律位阶也应高于非基本法律。(吴恩玉.中国法律位阶的几个灰色地带”.见:胡建淼主编.法律适用学.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207208.

我们再来看《立法法》第七条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国家立法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和修改除应当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进行部分补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该法律的基本原则相抵触。

从该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表述来看,全国人大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律与非基本法律的效力,都是有明显区别的。

有关《食品安全法》存在的严重问题,笔者已有文章详述,不推倒重来,实在没有好办法,此处不赘述。(胡晓翔:《对新〈食品安全法〉的几点讨论 》  原创 2015-09-19 胡晓翔公共健康法律资讯)在立法质量低下、监管执法体系设计争议极大兼投入不足的现实中,出些风波,也是难免,我们需要的是理性的反思与梳理。遇事就一片喊打喊杀地问责基层一线苦干的劳力者,于事无补,实在不该是首选。


2017年2月18日  23:40,随园



作者介绍:胡晓翔

❖ 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暨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江苏省卫生法学会副会长

 东南大学法律硕士研究生兼职导师

原创声明

【北京至瑾律师事务所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作者及来源(“至瑾律师”公众号),未注明文章作者及来源的转载均为侵权】



·END·
 

至瑾律师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

花园北路35号健康智谷2层

电话:89943602 18310251667


微信号:zhijinlaw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