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巫小诗”一周年,谢谢你在身边

巫小诗2018-02-28 06:02:28


 

2015年9月8日,我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推送了第一篇原创文章。


文章的名字是《爱情里最遗憾的事》,写的是爷爷奶奶的爱情故事。

 
头一回用公众号,笨手笨脚的,显示推送成功,但在历史消息中无法查看,后来,我只好又重新发布了一次。
 
离这篇笨拙的推送,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呢。回顾这一年,感觉公众号像是我无形的记事本,我正在经历的生活,我的喜怒哀乐,全都体现在那个时间的文章里。
 
今天,想和你聊一聊,这一年,我和我公众号的故事。

 

 

 
2015年9月,我写了一篇《我们为什么要留在北京》,那时我在北京实习,租很贵的房子,坐很挤的公车,为了省钱,一日三餐尽量在家自己做。可即便这样,依旧很喜欢北京,喜欢逛不完的博物馆,喜欢阳台上飞过的阅兵战机,喜欢明天的种种可能性。
 
我最终没有留在北京,我去了杭州,我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但还是想对北京说一句“爱过”。
 
北京的快节奏生活,跟我在台湾念书时的慢生活截然相反,9月时,我也发了一篇《关于台湾的一些小事》,讲述我眼中那个慢慢暖暖的宝岛。现在回看起来,依旧清新满满。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在忙实习、忙毕业论文,公众号更新不勤快,很多内容是纸媒的存货,谢谢这段时间的未取关之恩。
 
  
 
2016年4月,我的文章《所有偷过的懒,都会变成打脸的巴掌》意外走红,被3000多个公众号转载,也给我的公众号带来了大批粉丝,大概许多朋友都是在这篇文章之后认识的我。
 
有读者跑来问我 “这些微信大号转载你的文章,一篇要给你多少钱呀?你赚转载的稿费都赚疯了吧?”
 
我告诉她,“公众号转载都是没有稿费的,新媒体不像纸媒,在新媒体,读者阅读免费,公众号转载也免费,而作者就是这个免费链条的供给方。”我说完,她还有些不相信。
 
是啊,写作者的生存状态,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美好。
 

  


2016年6月,我大学毕业了,毕业典礼结束后的晚上,满心感慨地写下了这篇《上帝阻碍你做某件事的时候,可能是在保护你》,我是复读才考上现在的大学,我很感激当年那个一边玻璃心又一边默默坚持的自己。
 
2016年7月,再也没有暑假的我,写了篇关于旅行的文章《一想到诗和远方,我的钱包就开始慌张》,讲自己大学四年积攒稿费旅行的过程,没有去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但每一分钱都是自己双手挣来的,想想还有点小励志呢。
 
2016年8月,第一次尝试在公众号写游记:《如果不知道去哪,就去清迈吧》,决定应读者要求,以后去别的地方旅行,也出这样一个“逛吃买”的轻松小游记。
 
2016年9月8号,我公众号一周年,今天也刚好是我大学入学四周年的日子。四年前的今天,我和我班上的19名同学第一次见面,一晃啊,曾经的小学妹,也到了感慨《这一年,我们再也没有开学》的时候了。

 

 

 

写公众号一周年了,写纸媒有七八年了。


曾经那些在杂志上看我文章的中学生,现在都成了大学生,甚至参加了工作,而我,好像依旧在很慢很慢地走着。

 
年初的时候,签约了我的第一本书,这也成了这半年来的我的心病,我直到今天还没有交上书稿。
 
我太想出一本好书了,觉得自己写的很多文章都不够资格往书里放,像是小伙子暗恋一个姑娘,觉得姑娘太美好了,送什么礼物都配不上她一样。
 
这个九月会把书稿交上去,希望年底的时候,这本难产的书可以跟你们见面。
 
有时觉得自己很不争气,写了这么多年,写了这么多字,依旧是个不温不火、又懒又慢的存在。
 
但沮丧了一会儿,脑子里又会有另一个声音安慰道,“至少你还在写啊,至少,还有人在看你写啊。”然后,就继续打开电脑码字了。
 
我是玻璃心,但我自带强力胶呢。
 
  
 
碎碎念了一长串,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就当是我在记流水账吧。
 
公众号一周年了,谢谢你一直都在。
 
我还想写很多年,未来的路,继续一起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