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西湖游记|泛舟湖上,享得意忘形之乐

有美堂2018-06-12 11:36:49

岸上湖中各自奇,

山觞水酌两皆宜。

只言游舫浑如画,

身在画中元不知。

——杨万里游湖上诗



西湖的手划船,我坐过三次,与友人一次,与情人一次,与闺蜜一次。西湖之美相似,湖边之景相似,然与不同的人划船,却有着不同的物外之趣。

 


应堂主之邀,一时兴起,作小品文一则。


 

我似乎对山水有着与生俱来的喜好,曾笑对人说此生三大乐事乃爬山、钓鱼、划船,个个亲近浩浩之青山,渺渺之烟波。爬山需耐力,有此耐力方可在气喘吁吁之时有看景的雅致,若非如此,必身心疲惫,视爬山为洪水猛兽。钓鱼需沉静,若是急急躁躁,钓空几次便灰心丧气,也无法享受垂钓静候之乐。划船需闲适,倘使如运动员赛艇般大动干戈,一阵下来手酸腿乏,也难得一番清静。


 

故而泛舟西湖,实为求得清静也。


 

西湖乃杭州圣地,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凡夫俗子吟咏赞赏其美,游客纷至沓来,只为一睹风采,感受那许仙白娘子的动人传说。因而在现代,每每到了晴空万里,适宜出游的好天气,那人山人海便是西湖的另一道风景,湖边人多,故而嘈杂,欲寻觅一方小憩之地而不得,此刻泛舟之心便旺盛了起来。正所谓“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心有避世之欲者在些许喧嚣的美景中也不忘另觅清静良处以慰心。


 

登船的瞬间,摇摇晃晃,和友人嬉笑打闹好不热闹。解开固定船的铁链后,泛舟就是一件私人的事儿啦,船随波浪在湖里开始前进,划船技术在此刻并不需要派上用场,美景美人,只需躺下让水波摇着船,好好享受便是。


 

入眼之景是碧空白云,和岸边苍翠的绿植有不同的曼妙之处,看云也是闲情的一种,忘怀尘世的纷扰,望着无边的天有种难得的醉意,昏昏沉沉飘飘然,风吹过脸颊是凉意,是舒爽,是静谧的欢畅。云的姿态有万千,而万千种姿态都可爱,云之可爱与观云之人之可爱又不尽相同,可爱的为自然的无穷变幻,为世间山水的神奇坐落也。


 

与友人划船,可畅聊人生,嬉笑怒骂品评天下之事,也有相互吐露心怀,诉说烦闷之语,偶尔持桨划船,则是争先看谁的划船技能更高,划船时沉浸山水之间,却是其乐融融的闲谈碎语。与情人划船,则醉翁之意也,摇桨亦你侬我侬蜜意浓情,山水非为景,皆为情,倚肩观景,则情意更甚,划至最后,早已不知何处是岸,慌忙寻找方位不至于迷失太远,嗔笑哉。与闺蜜划船,则趁此机会聊些闺中秘事,感慨得一知己死而无憾,不用太多言语便知彼此心声。


 

想来少年时光即将落幕,和友人相聚之时亦愈少,不禁感怀,人生有几个欢畅游戏的四年,又有几个无拘束的青春时代,随着年岁流去,被俗事困顿也将难以避免,生活也无法像此刻一样优哉游哉,有太多的牵绊和挂念,简单纯粹难在,何况人生不免云游四海,若二十年后故地重游,又是怎样的景与怎样的情呢!




最后附上《沧海轻舟》

希望如词中所流露

此生秉持淡然之心



蓝天依然白云散漫

放眼世间蒸腾一片

信仰欲望花落草长

若说云烟也非过眼

眼前彼岸何止无边

纠缠解脱与之何干

总有先贤化星闪闪

可我宁愿灯火为伴

举头望月月已不见

跋山涉水看不见命如山

运似轻舟世间沧海





图片:网络

编辑:魏素素


投稿:[email protected]


请您赞一下  支持有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