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算命

几点几分2018-04-19 16:33:40






我很清楚舞台上的那种感觉。


当全场目光以及聚光灯通通打在身上,

由于自身过于光亮,导致四周像死去的夜一样,

剩下的只有黑暗和寂静。

空气凝固,只听见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氧气开始源源不断地供向大脑,重心也慢慢地向大地靠拢。

脚下,像是突然伸出了根,狠狠扎在了深处。

这份踏实感,能让你在似幻如虚的紧张中抓住些什么,

让你沉下心来,从容应对眼前这个巨大的黑洞。




几分钟时间。

像是遨游了一遍太空。

结束的那一刹那,过度紧绷的精神迅速倾泻而出。

由此获得了难得的失重体验。


接下来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似乎都无关紧要了。

脑子里只剩一个强大的信念,

支撑着这幅疲惫不堪的躯壳——


「 逐 个 击 破 」



逐个击破

每当遇到难以跨越的坎,我总会这样对自己说。

捆在一起的若干木棍难以折断,

一根一根拆开来却不愁没有办法。

这颇有些解构主义的味道:

有本事别带那么多人,来单挑啊?!


但——就这么想去太空么?

凭空的幻想总是将自己放置在一个舒服的安全岛,

而到了真正要去做的时候,脸就会被啪啪打得疼。

接着只好自己给自己碰个瓷,说:

身体不是很舒服,下次吧。


放在网络时代,很多事情似乎也就很好理解了。

因为过于便利,人们开始变得越来越没有耐心。

钱 来得很快,也去得很快

人 来得很快,也去得很快

新闻来得很快,也去得很快

时间来得很快,也去得很快



快意来得很快,也死得很快

Fucking Boring \ Fuck Everything


有限责任范围内的宣泄和肆虐多多少少给了我们快感。

但在人生的高速公路上,酒驾和超速都是致命的。

因为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自身有多么强大,

而是那些车、那些键盘,那些这些

挡在我们身前的老虎们强大。


不认清这些事实的话,

借口就会像温水一样包围我们。

我们 \ 翘着二郎腿享受着当下,

而浮沉的世事却从未见减少。

于是我们在感到快活的同时,也差不多快活不下去了。




这多少是一个不怎么浪漫的时代。

尽管耍酷的地方有很多,但真正酷的人却很少。

藏起了害怕示人的尾巴,换上衣服就像换了另一种标签。

人们的眼神在你身上游离,像扫描条形码一样,

一下子就评断出了你的成分。


稍微有点技术含量的,通常都会坐在人来人往的闹市角落。

他们像观棋者一样,笑而不语。

仿佛除他们自身以外的东西都早已沦为黑暗。

剩下的发光的角落是这个没落世界的幸存之地。



我就去过两次这样的地方。


一次是在品川王子酒店楼下。

算命先生是一个戴着复古圆帽的老头子。

他问了我一些基本的个人信息,

然后不慌不忙地拿出手上的塔罗牌,

仿佛我的剧本早已藏在了这堆牌里的某一个谜面上。


还有一次,是在杭州的某一个寺庙里。

那时候整座寺庙空无一人。

仿佛这一切清静都是为了等我前来。

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这座寺庙并不怎么出名。

但算命的僧人是真的厉害。


我前脚刚踏进角落里香炉味很重的房间,

屁股都还没坐热,他就噼里啪啦说了一串开场白。

然后叫我闭上眼,心里默念自己的生日和此行目的。

接着,当我睁开眼的时候,

他就已经在一张白纸上写出了我的生日,一字不差。

而且还给了我各种高吻合度的暴击。



OMG,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几年前在品川时,算命先生说:

我的转折点将会出现在2015年10月到2016年的上半年,

届时将会有一名贵人相助。

刚好,这名僧人也给了相似的节点提示。


那天算完之后,我离开寺庙,

一句话也没有跟在门外等待我的伙伴说。

这除了因为僧人千叮万嘱绝不能透露之外,

还因为我真的煞有其事地思索起这两位高人所说的话。


这种感觉就好像,接下来我可以什么都不用做,

只管像个安安静静的葛优一样,躺着等老天安排。

后来,时间走到了2015年10月。

我开始变成了被压在五指山的孙悟空,

等待着这位贵人腾云驾雾来打救我,带我飞。


但时间一直飞啊飞啊飞啊飞啊飞啊飞啊

飞到连家长会都结束了。

小伙伴们早已开开心心地跟着家长归去。

空空荡荡的教室里,只剩我一人独自等待。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一直到现在,那名贵人都还没有出现。

我甚至怀疑她早已出现过了。

只是因为太不起眼,被我当作了路人甲来对待。


不过还好,生活还是一样平静。

前几天,又跟Jason聊了个半毛钱。

聊到服装的话题时,他给我发了一些他身着自身品牌的谍照。

我点评了两句,出于礼貌,

我把自己最近在优衣库镜子前拍的着装照片发给了他。


他:你这对鞋,我真的想,一巴掌过去。

我:不要这样,穿在我身上,就算是解放鞋,也会体现出超跑的价值。

: )


后来,他问我,觉得他这半年,跟上半年有变化吗?

我看了看他发过来的颇显创业者疲态的照片,说:

感觉沉淀了好多。


似乎是因为在他身上也看到了自己,

所以感觉这话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们都在嘲笑着彼此身边似乎少了很多朋友,

开始把生活过得平平淡淡。


真的,我现在买衣服都去优衣库。

简简单单,素色的衣服总不嫌多。

最近,FW / 2016系列有这么一句话我很喜欢:

故事,改变我们的眼界。



这不知道是不是我最近变得爱讲故事的原因。

至于中文网路最大鸡汤产地所说的:

富人不卖爱表,只穿优衣库

让我觉得很是意外。

原来,我的心态早已到达了富人的地步,而不自觉。


末了,Jason发来了这么一段话:




想想

这抓马的人生舞台

真是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