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雪泥鸿爪

茗天同学2018-06-19 01:13:03

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微信发来通知,邀请开通“原创保护”功能。从6月9号推送第一篇文章开始到现在,已过去36天。之前咨询过一个前辈,她用了两个月不到开通原创功能。我才一个月出头就受到邀请,实在让人喜出望外,果然功不唐捐。


当初开公众号,一是好奇觉得好玩,二是给自己留一片可以肆意挥洒的园地。定的目标是每日更新,开始几天,三分钟热度,很能坚持,然而随着新鲜感逐渐耗尽,渐渐成了一项令人苦恼繁琐的任务。我已记不清多少个晚上八九点,拖着疲倦的身子一回到家,马上坐到电脑前苦思冥想今天要写什么。仿佛坐禅,入定良久仍无灵感,眼看十二点马上来临,只好从博客里挑一篇旧文匆匆发出去。因此很多时候,发送的时间都是将近凌晨。然而弹药库里的库存眼看快要耗尽,所剩无几。或许等旧文用光,更新频率会慢下来,也未可知。


晚上开会,邀请一个快要调去杭州的同事分享入职三年来的心得。突然发现自己也已是三年,弹指一挥间,说快真是快,人生已过去三分之一,也许还不止。如果此刻我便消失,能在世上留下什么痕迹。前两天和一个朋友聊天,她说“如果现在可以躺在床上安静地离开,我愿意。”听了这话我感到不寒而栗,惶恐地问她何出此言。她说,“我回想自己目前为止生活过的二十五年,没有什么大的挫折,也没有特别让人悲伤的事,我觉得够了。谁也说不准以后会比之前更好,也许更糟。所以现在如果让我在睡梦中安安静静没有痛苦地离开,我愿意。”我又问她有没有自杀倾向,她说没有,她也怕死,怕病痛折磨。我想她骨子里和我一样,是个悲观主义者。


于是我也问自己这个问题。苏轼有首诗说:“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如果此刻离场,仿佛连雪泥鸿爪的半点痕迹也未曾留下。车房为身外物,不属于我,伴侣未曾觅得,孩子仍未出生,真是赤条条来,赤条条走。如此想来,今天早上我对一个朋友说自己快到三十岁仍一事无成倒是对的。我不知自己该往哪去,生活的意义在哪里。


所幸还有这片自己的原地。每敲击下一个字,多留下一丝痕迹,便感到一丝宽慰。因为所有一切都速朽,唯有文字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