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古往今来,那些个被逐出师门的徒弟们

TOM大眼睛2018-04-11 16:41:36

在古代,君臣、父子和师徒三个上下级关系,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维持社会结构稳定的几大关系,也构成了中国式伦理纲常,从中形成了很多影响我们至今的价值观念。 

这三种关系中,最主要的是父子关系,因为古代社会是以家庭,或者家族为最基本的核心单元,社会的稳定主要靠的是家庭伦理来支撑。

本质上说,师傅和徒弟就是父子关系的一种映射,是超出狭小的血缘范围,更大范围内的关系延展。所以,在父子关系建立起来的一系列是非观和道德评价,在师徒关系上,同样有约束力。

比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做父亲的要有父亲的样子,相反,做儿子的同样要有儿子的样子,不能越位,不能越轨,各守各的本分,各尽各的义务。

在家里,父亲对儿子的一切都拥有不可置疑的决定权,儿子的吃穿住行,以及要找什么媳妇,要做什么营生,都是由父亲来拿主意。

作为儿子,你的任务就是服服帖帖,听老子的安排,并且尽心尽力伺候好老子,宝宝心里苦,但不能说。

师徒关系,既然是父子关系在社会层面的投射,那么做徒弟的,也要像儿子一样,服服帖帖对待自己的师傅,唯命是从,否则就是忤逆师傅,要被逐出师门。

同样,师父既然收了徒弟,就等于是养了一个干儿子,对儿子什么样,照理说也要对徒弟什么样,甚至连徒弟找媳妇这事,也是由师父出面来操办。在双方看来,就是这么个理,谁也没觉得哪不对。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家庭伦理占主导的时代,就是必然的一种导向。

但我们翻看历史,即使有着很强的伦理道德约束,师徒最后不欢而散,甚至反目成仇的事情也屡见不鲜。


被徒弟害了性命的师傅

历史上最早的师徒反目成仇的故事,要数后羿与逄蒙了。后羿是当世射箭第一人,江湖传闻他一口气射下九个太阳,拯救黎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类似于现在的奥运冠军外加娱乐明星的身份,自然是吸粉无数,其中就包括逄蒙。

但逢蒙这人有才无德,总想要超过所有人争个武林第一的名号,所以无法容忍别人比他强。在尽得后羿真传后,感到世上比他还更强的只有自己的师傅,于是起了杀心。至于后羿的死法,有的说是用桃木大棒打死的,有的说是用暗箭射死的。

可怜后羿英雄一世,却收错了一名徒弟,反害了自己性命。正应了一句话,最了解你的人,伤害你最深。

被逐出师门因祸得福的徒弟

战国时期和秦国“商鞅变法”齐名的楚国“吴起变法”主导者,军事家吴起,一开始并不是什么法家和兵家的粉丝,而是学习儒术,他的师父是曾参之子曾申。

但吴起学艺心切,即使是母亲病逝,他也没有回家奔丧。这事惹得曾申大怒,儒家最看重的是孝道,师傅斥其不孝,将吴起逐出师门,从此断绝师徒关系。

不过经过这事以后,吴起发现自己的本性并不适合安分守己,循规蹈矩的儒家,干脆弃儒学兵,侍奉于鲁国季孙氏门下,反而如鱼得水,出师后在楚国大展拳脚,成就了自己的辉煌生涯。


政见不合让老师破口大骂

孔夫子弟子三千,贤徒七十二,很多都记载到了《论语》里面,成为后世口口相传的师徒之道。

不过孔子虽说倡导大家要温良恭俭让,但自己也有搂不住火爆脾气的时候,尤其是对于和自己政见不合的徒弟,更是到了破口大骂的地步,这个倒霉徒弟叫冉求。

冉求很有施政才华,还为鲁国立下过战功,是当时鲁国实际掌权者季康子的重臣。正是因为冉求的恳请,季康子才请回了在外流浪十四年的孔子一行人。

但后来孔子发现冉求和季康子这帮子人,在为政之道上和自己不是一个路数。季康子主张搞赋税改革,也就是把战争时期的临时税收改成常年征收的固定税收,这和孔子“敛从其薄,以德为政”的主张相违背,所以他极力反对。

但冉求很支持季康子的想法,这惹得孔子暴怒不已,甚至说出“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这种话,已经表明要将冉求逐出师门的决心。所以孔老夫子真不是善茬!


剪不断理还乱的师徒恩怨

近代中国最负盛名的一对师徒就算康有为和梁启超二人,两人都是才华横溢,笔墨文章的高手,又都有兼济天下,拯救中国的情怀。

这样的二位碰在一起,怎能不擦出些许火花,况且在两人相识后的三十载,火花从来没停过,前期是师徒肩并肩一起变法图强,后期则是各有其志,乃至互相讨伐,但最后又不忘恩情,惺惺相惜。

当年,科场“神童”梁启超,会试落第,经人介绍,认识了“南海圣人”康有为,康圣人一通西方式救国救民的道理喷过来,让留着孔孟血的梁儒生浑身战栗,且惊且喜,且疑且惧,随即拜师门下。

万木草堂,成为了梁启超早年追随康有为学习的课堂,梁启超晚年感慨:“学于万木,盖无日不乐”,“一生学问之得力,皆在此年”。

但随着戊戌变法失败,康梁二人亡命海外,梁启超游历日本和西洋,开始走出了康有为划定的“托古保教”、“君主立宪”的圈圈,更加倾向于彻底革命,拥护共和。师徒二人由此思想分裂,引来阵阵口水之战,康斥梁为不屑之子、忤逆之徒,而梁视康抱残守缺、不思进取。

但好在二人虽然反目,但并不无底线撕逼和揭短,康有为始终将梁启超视为最骄傲的弟子,梁启超则终身对康有为以师事之,只不过吾爱吾师,更爱真理。

康梁纠纠缠缠几十年,也许就是历史安排的一场双雄会。

让人看傻的连环师徒反目大戏

到了近代,师徒反目变得更加普遍,也许正是国难当头,中西文化激烈碰撞之际,才会不断有新思想刺激旧思想,才会将过去紧箍咒般的师徒道德大为松绑。

徒弟公开反对师父,不仅不被社会唾弃,反而更像是弄潮儿,而由此出现的《谢本师》,则更像是拥抱新时代的宣言。


国学大师章太炎,年轻时候在杭州求学于经学大师俞樾,但后来思想愈发激进,走上反清革命道路,惹得老师傅痛斥他“不忠不孝,非人类也。小子鸣鼓而诛之可也”。随即章太炎在《民报》发表《谢本师》,正式选择了走自己的路,终止师徒关系。

摆脱了老师的束缚,章太炎后来以革命党人的身份,流亡日本组织光复会,由于自身就带学术大咖的光环,自然远非那些泥腿子革命者所能比拟,很快就粉丝无数,其中包括周氏兄弟(周作人和周树人)。

周氏兄弟拜完师傅,就跟着学习各类国学知识,但民国时候,军阀混战,章太炎与北洋军阀过从甚密,还声讨赤党,这样更为革命的周作人无法认同,于是他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发表一篇《谢本师》,声称不再是章太炎的徒弟,从此各走各路。

这出连环谢本师的故事还未结束,周作人后来当了伪教育总署督办,门下有个徒弟叫沈启无,被称为“周门四大弟子之一”。这人是个官迷,觉得周作人当个大官,给自己安排的职位太小,心怀不满,骂周是反动老作家。

周作人一怒写了一篇《破门声明》,宣告将这个敢骂师傅的徒弟逐出师门。沈启无也不甘示弱,随即也来了一个谢本师3.0版,用一篇诗歌《你也须要安静》反击,从此两人不再有什么师徒情分,而成为各自文章中讥讽的对象。


任何人际关系都从属于当时的经济条件如今时代,各行各业师徒关系更多走向契约化,少了很多人身依附的属性,更多的是合作和互惠。于是,师徒反目,往往也不再是因为传道授业本身,而更多的是赤裸裸的利益牵绊。

旧时文人的相爱相杀,总还是温情犹存,礼数仍在。而今网上名人的互撕互喷,更血脉喷张,求的是爽快。

看官只管热闹,不问是非,再说如今人性解放,各取所需,哪有绝对的是非。

道不同不相为谋,利不均干脆撕逼。

刘涛

互联网商业思想

观察/思考/写作

ID:superlt2006



TOM 大眼睛

读书写字,谈情说笑,
提倡互联网精神,探索自由人生存

微信ID:tomdayanjing


长按二维码

关注大眼睛哥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