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我的职教生涯(一)

天马行空天蓝阑2018-06-04 23:09:40

走进总务处办公室,浓浓的乡村气息扑鼻而来,亲切而古老。这栋楼一侧爬满青苔,夏季漏雨的痕迹斑驳难掩,另一侧爬山虎葱葱郁郁,已经没过房顶,阳台上铁栏杆锈迹斑斑,水泥地板被岁月磨平,在阳光下蹭蹭发亮,老式办公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木头香,这间办公室最值钱的家具——铁皮柜,靠墙而立,显得格外耀眼!处长路老师是一位五十出头的瘦老头儿,半点没有领导的架子,我自报家门:“路老师您好!我是今天来报道的方悦阅,请问我现在是先去校办报道还是先去宿舍放行李?”

路老师:“妹儿,欢迎你的到来,我这就打电话给宿管,先跟你安排一间(干)宿舍!”路老师嘴角扬起慈祥的微笑,有父爱的感觉。他掏出电话,一只手拨打电话,另一只手来帮我提行李箱,我正准备拒绝,电话接通了,他“恶狠狠”瞪我一眼,提着我的行李箱直奔女生宿舍。宿管阿姨把我安排在107宿舍,推开那扇门,我想象中的“教师公寓”赤裸裸呈现在眼前。

一股西南特有的潮湿霉味儿扑过来,我实在措手不及,隐藏不住咳嗽。由于还没到晚上开灯的时间,宿舍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窗户被树丛遮挡得严严实实,我推开窗户,后山树叶发酵的味道与这潮湿味儿竞相争艳,在这黑暗中我竟有几分眼花缭乱!

“我马上叫小胡过来给你们整一条专用电,至少保证你们随时有电可以用!这黑乎乎的怎么住?”路老师语气中带着安慰,我仔细看了看宿舍布局,一个铁皮柜,四张上下床,还有一张桌子,如果说总务处宿舍亲切而古老,那这女生宿舍就有几分阴森恐怖了。路老师掏出他的半老年手机给小胡打电话,很遗憾,小胡这几天在分校安装水电,三两天是没有时间来本部了。我连忙道谢,不想再麻烦路老师,安慰道:“没关系的,打扫一下卫生,开窗户通通风就好了,学生们都住了,我们将就住一下吧,这只是暂时过渡,等发工资了我们再去租房子……”

“那你先收拾一下,下午再去办公室报道吧,我跟他们说一声!”路老师转身离去,宿管阿姨把钥匙交到我手里,回她的宿舍带孙子去了。我开始清理宿舍里的杂物,在劳动中逐渐适应了这种昏暗,十多平米的宿舍,收拾不了多久,坐在擦干净的床板上愣愣发呆,还好手机有信号,给远方的故友报了个平安,我把宿舍说成了大学生公寓,也还是能住吧。

带上房门准备去硬盘路买些生活必需品,刚走到宿舍大门口,路老师扛着一把梯子上来,脖子上还挂着一圈电线。谁能认出来这个人一位处长么?他笑着让我开门,他只需要十分钟就能把线接好,这样我用电就不会收到限制了。我连连道谢,感激上天安排我遇见这样一位大叔,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比父亲温暖。

我扶着梯子,他一边熟练操作着钳子和电笔,一边跟我唠家常。他说:“我女儿90年出生,也就你这么大,今年刚出去参加工作,也不知道住在什么样的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热水……你们这些娃儿啊,刚出来工作,都不容易,有啥子问题和需要来找我,我这把老骨头修修补补还是可以的,千万不要客气,看到你们我就像看到自己女儿一样,痛心啊……”路老师讲得眉头紧锁,我鼻子酸酸,深深吸了一口气,向路老师道谢,我何其有幸,遇上这样的前辈。接好电线,路老师扛着梯子回办公楼了,看着这偏瘦的长辈,眼泛泪花。

中午,林妹妹风尘仆仆从遵义赶来,这黑乎乎的宿舍好歹有了些许生气,我们结伴去报到,她被分到学生处,我分到校办当行政秘书,兼职上课。第一天的工作就是打扫办公桌,领各种办公用品,轻松到无以复加。下午饭就在食堂随便对付了一下,美女吃饭七分饱,而我们很努力也只能吃三分饱,我觉得是我挑食,但林妹妹吃嘛嘛香也表示只有三分饱,我们便不在自我怀疑,断定是食堂不够厚道,但这并未影响我找到舍友的兴奋。

饭毕归寝,宿舍楼灯光明亮,赶了一天路,我们都累坏了,进门就往床上一摊。躺下几分钟,两位“师姐”便不请自来,推开房门:“喂!有钱没有,拿十块钱来!”我微微扬起头看了一眼那两个女学生,不想搭理,便又摊下去。令我吃惊的是她们并没有就此离开,直接走进来,翻了翻我桌上的书籍,没说话便准备出门。法学出身的林妹妹比我警觉,她从床上腾起来:“你们干啥呢?凭什么管我们要十块钱?我们是新来的老师不是学生!”听说我们是老师,两学生夺门而出,林妹妹看她们进了105宿舍,穷追不舍,把那两女孩儿捉回我们的小黑屋。

林妹妹:“你们要十块钱干嘛?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往大了说:你们这叫非法勒索!是犯法的行为你知不知道?!”

学生:“我们买姨妈巾缺点儿钱,以为你们是新来的同学,就……就想跟你们借点儿钱……”一个女孩吞吞吐吐,很明显是露怯了。我从床上坐起来,静静观看林妹妹的法律教育。在苦口婆心说教一番过后,林妹妹得到两女孩的各种认错和保证,遂放虎归山!

林妹妹:“现在这些学生太猖狂了,收保护费都收到老师头上!简直无法无天,看到种行为我就是忍不了!”林妹妹义愤填膺,嘴角唾沫星子却沉淀成一朵花。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竟然是被勒索了,反应何止慢了一拍……


继续说故事

天马行空

天蓝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