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那年的宋冬野,那年的马頔、贰佰和麻油叶,他们都还很年轻

FolkRock田间少年2018-04-15 02:28:08


(注:旧文一篇,本文写于2014年12月2日,这是汤圆加入田间少年的第一篇文章,那年这些如今的人早已面目不一,翻开回忆,确实不胜唏嘘。)


-

这是马頔东渡的最后一场。阵容有一点任性哦~


除了马頔,到场的还有贰佰、宋东野、尧十三,还有“马頔的弟弟”,他没有前几位有名,但唱的的确也不错,他叫——马群,  他是这次巡演的摄像师,有自己的歌,会是下一个加入麻油叶的人。




-

马老板的出场白是这样的 “嗨 大家好 我是小公主~”


-

两个教室大小的地方硬是站了一千多个人。整个场子被堵得水泄不通。右边的小伙子脱掉外套穿着短袖还是直冒汗。因为怕冷,我穿多了,以至于在现场。。汗如雨下。但仍然踮着脚和他一起唱着歌儿。除了热,感觉更多的是幸运,可以和这么多人一起欢呼,一起听一起说,一起唱一起笑。


-

你在台上说笑,唱着悲戚的永不凋零的爱情。

“我觉得这个世界不是特别好 你说呢”

你看过怎样的书,见过怎样的生活,

以至于能够在“全世界对你恶语相加”的时候,“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



-

贰佰的玫瑰——这个山西太原男人的声音给人震撼。尧十三在一群人唱了他的歌以后登台,一句“小公主把我的歌唱了,太讨厌了”也是销魂。马群唱了两首歌,前一首写自两年前,第二首写于四年前。宋冬野问“我是不是不胖”

-

他们的人生啊 要拐过多少弯曲的溪流  坚持着攀过几座山 在下雨的日子里小心翼翼得保护着小火种 在合适的时间找到一个合适的地点让小小的火种尽情得发光发热,照亮温暖一张张笑脸。

好在他们都坚持着,让我们听见了他们的音乐。


人情可以多稀薄,多脆弱。包括自己。

他们因为民谣走在一起玩音乐,相互鼓励,把一个人的巡演活脱脱唱成了最值的音乐节。

他们走一条不成路的路,一路多艰难,自是不用多说。即使我们不曾亲眼所见,甚至难以想象。幸好他们都不是一个人。

有人说 马頔就两分钟 太快了。宋胖子说马頔可能不会做什么解释,那么他来解释


“你们知道一个人在外面想念另一个人的滋味儿么”

“知道”

“这就够了”


最后马啪啪哭了 他说:“说一些私心的话。倒不是因为你们,而是因为今晚我的兄弟们都在”。


感谢马老板,让我们在两小时内放肆的水性杨花,喜欢台上的每一个人。肆意尖叫欢呼。


汤圆语:

次日一早醒来,闻到今年杭州的第一股冬天的气息。


早上9点出头,大概有若干个像我一样的人正在返校  塞着耳机听前一天晚上的录音  看着one里11月26日的内容,就是被马頔承包的那一天的内容。 首页、文章、东西,全是马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