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江东往事 | 他的芥菜被带去了香港、台湾?细说大江东人的一段“芥菜情”

今日大江东2018-06-04 08:20:28


沙地里的人不知道芥菜为何物的人肯定很少,对芥菜也有着特别的情怀。

芥菜变种很多,按用途分为叶用芥菜,如“雪里蕻”


茎用芥菜,如榨菜


根用芥菜,如大头菜


对于芥菜,姚老师也有着他自己的“芥菜情”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

“火星”村,不要搞错了,这“火星”绝不是天际上的九大行星,实实在在的沙地的一个村庄。那里较少污染,土地肥沃。村里的人以前制作萝卜干、霉干菜、辣椒干闻名乡里。


每天辛苦种一大块芥菜,浇料、施肥、打虫、忙个不亦乐乎。到了惊蛰一过,春暖花开的日子里,芥菜在淅淅沥沥的春雨里,变得那么清翠欲滴,每一棵都有磨盘。在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农民把它们割倒,像呵护婴儿那样轻轻放下,否则这芥菜太脆弱很容易断裂。在太阳的照射下,静静地“躺”几天,浑身变得软绵绵的。


朋友趁太阳西下,等热量冷却(太热不行,温度高了,要发酵的)就用带子将十棵、八棵的芥菜捆成一捆,再用钢丝车,或用扁担直接挑着、或拉回家,拉回的芥菜堆在家门的路边,等待我们用车子去装。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请输入标题     bcdef

连续好几年了,我们用他的芥菜晒成了笋干菜,这些家乡的土产带到台湾、香港、上海、杭州,亲戚朋友吃了赞不绝口。


傍晚,车子还未到他家,看见他正在路上张望,我知道他刚收拾干净,晚饭还没来得及吃,看着整洁的家家院落,还有那摆在道地里的七只大缸,我心中涌起一种感动。我的勤劳朴实的农民兄弟啊。我特地问他:“这七只缸已完成了历史使命,可以盛天落水吃了,你的天落水我绝对敢吃”。


他说:“现在把缸涮涮淡,马上要种胡瓜了,再接下去是萝卜”。啊,看来这七只大缸远不能退出历史舞台。我说:“种了胡瓜,你又可以起早晚睡了,反正没有人监督你”。“嘿嘿反正习惯了”。他有两个儿子都想叫他一块儿住。他说他在城里住不惯,时间长了浑身好像散了架,他又洗:“侍弄庄稼我有本事,侍弄孩子还是她妈在行”。所以他宁愿待在农村看好家院,当好“后勤部长”。不时地给两个城里的孩子送去新剥的米啊,新鲜的蔬菜,当然包括四时不断做成的芥菜。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故事的结局是这样

他原来在山场工作,个子不高,但很壮实,千把斤的石头抬在肩上,“吭唷”“吭唷”的就下船了,后来把两个儿子都培养成了大学生。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他造了房子想还债,于是借钱种了龙柏,结果他懊悔莫及。可二个儿子要念书,兄弟俩住在我家,只有油炒毛豆当菜吃。我与妻子不仅不收房租,还从我们的菜碗里分一半给他们吃。


他硬要塞钱给我,我说这样你不是断绝了我拿芥菜的路。你有土货,我照样会来拿。好说歹说,我叫儿子快开车,否则他一溜小跑追上来。


看来,今年的亲戚朋友又可以吃到鲜美无比的笋干菜汤,干菜肉,还有芥菜头蒸虾汤了,芥菜烧小鲫鱼,芥菜蒸春......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生活在这片土地,总会有一些东西让你情系其中......

大江东的什么给了你特别的感觉呢?欢迎评论呦~



来源:《芥菜情》——姚坚定

编辑: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