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杭城民办中小学还能继续招生吗?明年秋季起,营利性民办学校不得实施义务教育

Do都城少儿社会体验馆2018-06-19 03:50:21

11月7日,在北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修改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决定》,明确规定:从2017年9月1日起,禁止义务教育阶段的营利性民办学校办学。


修改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民办学校的举办者可以自主选择设立非营利性或者营利性民办学校;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本决定公布前设立的民办学校,选择登记为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根据依照本决定修改后的学校章程继续办学。


换言之,从明年秋季开学起,营利性民办学校将不得实施义务教育。而目前,杭州有着一大批民办中小学,它们是营利性的吗?会受到影响吗?


昨天,鹿姐姐的同事采访了杭州市教育局,以及杭城众多民办中小学校长,给大家一颗定心丸:影响不大。



11月7日,教育部副部长朱之文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特别指出,目前我们国家已经审批设立的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没有一所是营利性的,即使是收取较高学费的民办中小学也不是营利性的。


“只有个别实施义务教育民办学校的举办者,他如果想转设为营利性民办学校的时候,会受到这个条款的限制。”昨天,杭州市教育局给出的答复也是如此。


目前,杭州义务教育阶段并没有营利性质的民办学校,当初这些民办学校审批时都是作为公益事业,按照非营利性质通过的。当然,并不排除今后有学校提出申请,要改变性质。


随后,杭州多所民办中小学的校长也一致表示,学校目前是非营利性质的,将来也会是非营利性质。


杭二中白马湖学校校长王发高说,为了保证教育公平和教育资源均衡,义务教育阶段不应该存在营利性的民办学校。


所以,修改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对杭州的民办学校不会带来太大影响。有些家长担心,民办中小学被强制退出义务教育,这下可以放心了。相反,这个修正案还会促进民办学校的发展。


杭州长江实验小学校长丁杭缨说,据她了解,杭州的民办中小学在其建设的前十年很难自负盈亏,基本上都需要政府的补助。直到学校规模扩大,生源稳定之后,才能做到收支平衡,正常运作,但依然离不开政府的奖励性政策。而修改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就进一步完善了对非营利民办学校的扶持,规定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在税收、土地等方面享有同等的政策。


比如,新建、扩建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政府应当按照与公办学校同等原则,以划拨等方式给予用地优惠。而新建、扩建营利性民办学校,政府应当按照国家规定供给土地。


建兰中学校长饶美红还提到,修改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强调了民办学校教职工的工资、福利待遇和其他合法权益。这让民办学校的老师更安心工作。



其实,在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改之前,温州就率先启动过民办学校分类管理的改革。


2013年,温州市正式出台《关于民办非企业法人学校改制为企业法人学校的办法》。办法规定,温州的民办学校可以完全企业化、市场化运营。温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戚德忠当时曾表示,这一改制方法在全国是首创。


“民校改企”之后,非营利性的民办学校将按照民办事业单位法人进行登记管理,登记机关为民政部门;而营利性的全日制民办学校,登记机关为工商部门。


温州鼓励教育培训机构进行企业法人登记。允许达到相应办学等级标准的幼儿园、普通高中、职业高中进行企业法人登记,但原则上也不允许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登记为企业法人学校。


根据温州市教育局办公室2015年7月公布的数据,温州已有416所优质民办学校分两批参加了分类登记。其中登记为非营利性的民办事业单位法人的民办学校374所,登记为营利性企业法人的民办学校42所。


大部分愿意改制为企业的民办学校为幼教学校,占到总数的80%左右。而真正可以和公办学校形成市场竞争的高中、职业高中类民办学校,愿意改制为企业性质的并不多。


著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禁止营利性民办学校进入义务教育领域,是由义务教育的公益属性,以及当下教育不均衡的现实决定的。


他说,早在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就指出,“积极探索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分类管理”。


但此后,国家没有出台民办学校分类的细则,以及各自适用的政策。修改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将规范两类民办学校的管理,使各自的权责更加明晰,破解了民办学校法人属性不清、财产归属不明、支持措施难以落实等问题。


在他看来,营利性民办学校不能涉足义务教育是应有之义,这是由义务教育的属性决定的。和其他阶段的教育相比,义务教育的公益属性更强,它更强调国家的责任和义务,是政府必须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

当前,民办学校集中了很多的优质教育资源,导致教育资源配置不均,“择校热”持续升温。他认为,如果允许营利性民办学校存在,那在资本逐利性的驱动之下,这种教育不公将会更加严重。

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资本受到诸多限制,独立性不够强。学校既不能分红,也不能运作上市,对义务教育公平性的冲击力比较小。

熊丙奇表示,这也符合国际教育主流。他说,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义务教育阶段都不存在营利性的民办学校。哪怕是高等教育阶段,一些著名的私立大学,也是非营利性质的。中国允许在非义务教育阶段存在营利性民办学校,其实已经走在了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前面。

文:张冰清

来源:升学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