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要做好心中的那件瓷器到底有多难?

忘言记2018-03-31 20:00:41



早先我刚到景德镇时,快速游览了几乎所有卖瓷器的地方,上到最大的商场门店和私人会所,下到夜市地摊和小商小贩,生产地也去过不少,有过这样的疑问:大多数商家为什么就只有那么几个款式的瓷器呢?其实结合设计的思维,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东西出来啊。

后来,当我真正深入具体的工作中之后,才发现,一件瓷器的设计,经过手工艺和烧制过程之后,要达到自己心目中的那个样子,实在是非常困难的,光凭个人之力,时间大概要以年计。




把握一件瓷器品质的核心在于两点,一是器质,一是气质。


“器质”考量的是材料和工艺,“气质”考量的是设计和品味。而要想做出材料,工艺,设计,品味俱佳的瓷器,个中难处,且听我慢慢道来——




1、工序之繁杂

制瓷工艺全套一共有72道,其中最核心的部分有5道,分别是:拉坯、利坯、画坯、施釉、烧窑。


坯体成型的办法有很多:拉坯、灌浆、压膜、泥片、泥条等。比如就单拉坯一项,跟《人鬼情未了》中的情节其实没有多大关系,想要拉出一个像样的坯,没有两三年的苦练还真不行。


你以为拉坯是这样的:


和这样的:



但其实它是这样的:


这样的......




此外,利坯的手法也非常多,涉及的工具几乎需要专门定制,每个工匠也都会有自己的利坯风格,把握胎体厚薄程度之时,往往命悬一线。



画坯是核心中的核心,所有的工序中,这一项工匠的工资是最高的,画坯分为釉下、釉中、釉上不同品种,对应的花纹分别会被称为:釉下青花、釉下五彩、釉中彩、斗彩、古彩、釉上新彩......总之种类之多,需要另外做篇幅介绍。


施釉的方法,涉及蘸釉、吹釉、荡釉等,所用手法视不同器型而定。如果想要烧制出一个自己心中所想要的釉面,非得经过各种配方,反复试验才能够达到,而能够达到者,已属幸运,更有长年累月配不出理想釉面的悲催工匠......



最后的烧窑工艺,虽然现在以电窑和气窑居多,温度基本稳定,但还是能明显感觉到,每次用同一个釉面送烧的杯子,烧出来都会有略微不同。如果想要烧出自己理想的独特效果,那么杯子放在什么位置烧,用什么窑烧,烧几遍,都大有讲究。

而古代只有柴窑时,一切就更难把控了,烧窑师傅可以堪称整个作坊的技术总监。



在作坊试釉的时候拍哒,

一个盖碗的碗身。

上完釉的瓷器,

在送烧前是看不出颜色的。



dang lang~烧完之后就能看出真实的釉面效果啦~

如此: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2、材料种类之多

陶瓷基础材料的研究,其实与化工类学科类似,被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开设。直观而述,仅瓷泥的种类在市面上,就有从几十块一吨到几千块一吨不等,做出来的瓷器效果也各自不同,比如,有时用不同颜色和细腻程度的瓷泥做成同样的器物,上同样的釉,烧出来的瓷器颜色和大小会完全不同......



一般我会买现成的坯回来,

主要完成釉面和绘画的部分。


高岭土被开挖殆尽之后,最好的瓷土大概就是高白泥了,最近又新流行一种“玉瓷泥”,烧出来的瓷器格外通透温润,价格高昂。

除去泥土,此外还有青花料的种类、陶瓷颜料的种类、釉料的种类,其中精品大多是陶瓷世家的独家秘方,外人想要知晓是非常难的事。

就算是普通材料,也要花费无数时间和实验,才能掌握规律和属性。



通常,我去工作室的时候,

基本都是跟人说,

去搬砖了....



3、工艺和材料的取舍

上述的工艺与材料种类,在被设计好的瓷器中,不会每项都用到。好的设计者,可以根据自己的设计预期效果,和所烧制作品的数量,以及涉及到的材料属性,来选择所需要的工艺,而这种选择不光只是想想,过程中,需要反复试验的次数一般不下十余次,更有甚者出现几十次,甚至上百次也不足为奇。


绘画材料我目前以釉上新彩为主


每次粘在手上的颜料,

都要用酒精才能洗得掉...

悲催...



4、匠人的发掘与沟通

在景德镇有一个现象,所有的分工都非常细致精确,一位工匠一生大概就只会一道工序。单绘画而言,会画青花的工匠不会画粉彩,会画新彩的工匠不会画古彩,而每个工匠画的纹饰内容与风格都不同,想要有变化非常困难。也因此,有找到一位匠艺种类、风格、题材都与自身设计相合适的工匠,也要花费一些心思。

如果设计者想要自己练就一项或者几项匠艺,时间就更长了,几乎以年来计。


要找到合适的手艺师傅,

除了通过朋友介绍,

其次就是到街里巷弄自己去发觉。


在景德镇呆了一段时间之后,

明显感觉自己脸皮变厚,

搭讪技能大大提升!



5、监工与督促

有一个听来的段子:有客人问景德镇的工匠说,我跟你订做100个这样的杯子,要多少钱?工匠们围在一起商量片刻说:50块一个。客人说:很便宜,那给我做200个吧!工匠们又围在一起商量,说那要70块一个。客人觉得价格可以接受:70就70吧。工匠们又商量了半天,最后说,不做了。




这是道听途说的段子,真伪不可辨知,但通过一些切身经历,就觉得在景德镇会有这样的段子冒出来,也不足为奇。


有一回,有朋友自己出了几套茶具的设计,其中釉面、花纹、器型都定好了,设计效果图也出了,需要的就是落地制成。几位匠人当即爽快地说,没问题!很快就能出。然后朋友就安心的回到自己的城市去了,坐等样品,然后一等几个月才看到样品照片,指出要修改的地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前一段时间,我刚上完釉的几套茶具送烧,当天公窑满了,我跟师傅说没关系,下一窑再放我的东西也可以,然后说好了开窑日期,我去取就行。结果当天我兴高采烈去取的时候,才发现我的那几套茶具还摆在那里,根本没有开始烧......





早先家人反对我到景德镇,说如果真的想设计瓷器,把设计图纸和细节发给工匠,做完快递回来不就可以了吗?其实,要想做出有自己风格的东西,这样的办法在景德镇真的行不通。


这是手工业城市的特点,也体现了中国大多数匠人的状态,独立、自足、散漫,再加上制瓷工艺本身的特点,于是知道了着急是没有用的,一个环节的疏忽,就耽搁半个月也是常见之事。



这里的白云飘得慢

狗也很懒散


窑里的火烧起来按一天一天算

没做出过几回满意的杯碗

而一年的时间又过去了一大半


——整个景德镇,

经常让我有一种回到“从起慢”的感觉



6、设计的源头

设计理念的构建,审美情趣的融入,它们作为无形的存在,却又直观的体现在每一件器物的质感上,是所有工艺所服务于的核心部分。


时下比较出挑的是日本残缺美的寂静风格,德国的简约设计风格,当然中国传统题材和新式创意大受欢迎者也不乏有之,但终归觉得弱了一些。如何把中国传统元素结合当下生活,设计出有审美沿革的陶瓷作品,而非胡乱异想天开,拼凑而行,实在考验设计者的文化功力。


但我认为还有比单个器物设计更难的,就是发觉陶瓷材料流行体式的趋势之所在。


当下茶器几乎占据了陶瓷手工艺生产的大半壁江山,其余花器、餐具、文房、摆件、瓷板辅之,在茶器的热点过去之后,随着人们生活情趣的转移,下一个热点又会是什么呢?且认为这是从业者在设计思路上需要高瞻远瞩之处,是行业方向意识之所在,为难中之难。





下附一些在景德镇做的杯子,

尚且不成体系,

各种玩耍试验的阶段...


【归田园杯】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浅蓝色的渐变釉面是自己喷的,用新彩颜料手绘了树林啦,农夫啦,牛啦,鸟儿啦,屋子啦,经高低温各烧一遍而成,胎体略厚,隔热性佳,小巧耐用,气息悠然淡薄。



【一朵茶花杯】

那天,静静听雨声,以及用心画一朵茶花。


全手工制作的白泥胎,胎口薄,用了无光白的釉面,新彩颜料手绘了一朵茶花,如果喝茶的时候,红色配上浅黄色的茶水颜色会很好看,想达到好像一朵茶花落入茶碗的那种效果呢~也是经过了高低温两次烧成哒~



【秋雾杯】

秋天的早晨,有雾。


釉面也是自己喷的,同一种釉做了好几个,烧出来,只有一个是好看的,其他都不是这样......

孤品一个,色彩微妙,宛若秋雾,形制小巧,简朴雅致。




【黄釉撇口杯】

朋友圈都夸你造型最优雅。


全手工制作,陶泥胎,胎口薄,釉面是自己处理的,口沿弧度贴合嘴唇,使用舒适。朋友们都说这个造型最优雅了。



【浅蓝牡丹杯】

一切都是淡淡的。


浅蓝渐变釉面,手绘釉上新彩牡丹,经高低温各烧一遍而成,气息淡雅端庄,胎体略厚,隔热性佳,小巧耐用。



【绿意如织杯】

平林漠漠烟如织


下面这批是更早先时候做的了,这个杯子是把颜色釉用毛笔刷到坯体上,高温烧制形成的效果。




【雨飛做的第一种杯】

三山半落青天外


在景德镇做的第一种釉面处理的杯子,都是用一种釉面,烧出来每个都有变化,希望变化的花纹能够好看,实在需要运气。后来分别有杭州、上海、香港的朋友跟我订这个杯子,然后还发了买家秀给我看,超感动的。


上面的照片没有拍出本来的光泽感,

下面几张跟实物质感更加接近。




买家秀来袭!




其中有一回,因为朋友要赶在去香港之前收到,我就赶忙开工制作,中间经历了景德镇暴雨和高温天气,两次入窑,预留至18个才选出10个最好的,后来它们终于随着朋友一块儿去香港,被安静放在这样的空间里。


有时,我会想自己能够把握它们之前的命运,至于之后呢,遇见什么样的主客?聆听什么样的谈话?它们的故事,会自有悲喜。祝福它们和它们的新主人。


愿以匠心造欢喜。




ps:

最近发现公号的名称可以改了,

就想换一个名称,

当时起“忘言记”其实我是随便想的......


未来会推送更多与陶瓷有关的切身体会,

外加绘画杂文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出行摄影照片。


大家有好的建议吗?

求赐公号新名称!

被采用的话,

我想送张不值钱的小画儿给您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