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孤单棋局

潘小潘smile2018-04-21 09:23:22

孤单棋局

 

第一站:杭州桐庐

故事人:潘小潘smile

 

应朋友的要求写一篇自己的故事,希望大家会喜欢。

 

有时就算我们成长得再快比起家人老去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1

  

    “将军!死棋了,没得走了!”邻居外公一边摸着下巴,一边喝着几口小酒,红光焕发,一脸的得意。而我使劲的挠着头,“唉!又输了,”想不出,于是我习惯性的把其中一颗象棋撤回原来的地方。

“干什么,你又想悔棋啊!”外公赶忙伸出右手制止我,“你这小子这把已经悔棋三次了知道什么叫落子无悔吗

我抓了抓头尴尬的笑了笑“嘿嘿!”

“我和你说啊,人的一生就和这下象棋一样,下错了,输了,大不了在下一局,重头开始。避免下次的再犯错。棋艺也会越来越精。”他伸出右手食指,点了点这棋盘,意味深长的和我说着。而我在一旁,手拄着下巴,抬着头望向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凌啊,吃饭了!”外婆又过来喊我吃饭了,我仰天长啸:“哦!知道了,马上回来了。”

“老太婆哎,肚子饿了,饭菜烧好了么?”

“快了快了,你也不过来烧下灶。今天他们都回来的,菜有点多。”邻居外婆也是忙里忙外的,但从脸上看出,并没有不耐烦,反倒是一脸的开心。

“恩恩,好的,快点烧。”然后对着门口唤我回家吃饭的外婆喊道:“凌凌今天在这里吃了,有菜!”

“这孩子,到底是谁的外甥啊,养了那么多年感觉在帮别人养啊!”外婆真是又气又喜,然后便不在管我了,转身回去。

“来来来,不管她,今天家中有好菜,不用回去的,待会儿小酒喝点啊!”

“这……嗯!”

“今天外公摆一个棋局让你看看,看你能不能破解出来。”只见他将所有棋子都撤去,红方留下帅车炮三子儿,黑方留下将车两子儿,红方帅车在一条直线上,炮任意摆,黑方将车在一条直线上,“来,你先下,你是红方,看看你能不能将死我!”

 


我走了好一会儿发现这炮没啥用完全将不死对方我说:“外公,这怎么可能将的死啊,炮都没炮台,肯定和棋了吧,肯定是和棋了!”我自信的点了点头。

“哎,你还是学艺不精啊,按道理你们家可以说是世代学棋,怎么这残局都解不了啊。”外公摇了摇头,又啜了口小酒,发出满意的“啧啧”声,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这招在象棋学上叫做釜底抽薪,来,让我教你。”这时,我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错漏了每一个细节。“首先你把炮落到对面的底部,对面反正只能车或者将在一条直线上走动,将不死你的,然后你把车也压到底线上,与炮平齐,在将炮压在对方将上方打车,这时对方的车肯定要跑,然后你把你的车拉回来,对方的车不敢回到原线上,不然会被你的炮打掉,他只能吃你的炮,然后你将你的车向右平移一步,将军,对方无棋可走。”这果然有可解之法,我称赞外公棋艺真的是非常好!

事后,我回来问我爸,问我舅,我说我怎么就一直输给对邻居外公,我爸呵呵笑道:“你都走得过他,那就真有鬼了,隔壁外公象棋技术当初可是全桐庐县第二名啊,你爸和你舅两个都走不过他!”我大吃一惊,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这也更加加深了我对邻居外公的印象。

 

2

时间在往前推一推,出生的那一天起,我就是被接过来住在外婆家由我外婆抚养的,当然还有邻居外公的外甥,他叫凯凯,大我一岁,我们两个是穿同一条裤衩一起长大的,小时候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做作业。外婆家和邻居外公家也是亲如一家人,那个时候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用围墙栅栏什么的将房屋隔开,也隔开了一切来往。记得那个时候,邻居的外公总喜欢抱着我和凯凯一起玩耍,听说,我们两个还被放进了棺材里,从棺材的一头爬向另一头,而且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在之后稍微长大了一点,他总喜欢笑呵呵的将我们安置在一张椅子上
,看我们一副纯呆萌的样子,津津有味地在一旁啜口小酒,哈哈大笑起来。我现在只找到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合照却是不见了。



 

 

3

 

在我们农村,最开心的时候也就是仲夏夜晚停电的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搬条椅子凳子到家门口的马路边乘凉,一边聊着家常一边扇着扇子。而我最喜欢搬着一条小椅子在我外公和邻居外公中间,吵闹着要听他们以前的故事,特别是那些妖魔鬼怪之类的事。

而他们也非常乐意讲述。于是我就趴在我外公大腿上,听着邻居外公讲些灵异的事件,现在想想,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也许纯粹是忽悠我吧,当然,我现在永远也不知道答案了,也记不清他们到底说了写什么。只记得,当初邻居外公每次讲到恐怖之处时,我都会紧紧抱着我外公的大腿,等着他们接着讲下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却又故弄玄虚,不说了,这把我急的,然后我又闹着让他继续说。最可恶的莫过于这两老头联合起来糊弄我,邻居外公讲故事,而我外公却会在最恐怖之处,突然身体往前倾倒,大叫一声,吓得我真的是,整个人一脸的呆滞和懵逼。就差点哭出来了。

 

4

 

 

     
高中后,我就从外婆家搬回了自己家住,那一次我去探望外婆和邻居外公,发现外公他原本矫健的步伐越来越慢,曾经挺拔的身型越来越弯,终究敌不过岁月的侵蚀。。每次去外婆家,我必定先进入邻居家门口,打招呼、问候那不仅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旦养成再也无法改变。邻居外公做的包子是远近闻名的,而小时候馋嘴的我总喜欢过去探一探风口,因为每次从他家经过时,外公必定会把我叫入屋内,一阵寒暄,或者上一局棋斗,最后还会拿出一堆小笼包又或是刚制作好的鸡蛋饼给我,说实话,味道是真的很棒!久而久之,便恋上了这种感觉。但那天看到他消瘦的背影,不自觉的就心伤起来,我还是进去打了招呼,他的动作变得迟缓而且吃力,再也没有了往日老顽童的活力,面前的铁碗已被换成了茶杯,酒也换成了茶水,面色苍白。我不知道该些什么,只是简单的几句问候,便匆匆的逃离了。

     之后,我听我外婆说,外公那是患上了食道癌,所以才会变得如此消瘦,这个癌现在也是没办法治疗的。

没想到那一次的见面,却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那一天,我从外面商店买了一副象棋,准备和邻居外公走走棋,想着:“老的肯定终究是敌不过小的,这次你肯定走不过我了,没事,你可以悔棋。”照例像往常一样,我先到了邻居家,却只看见了邻居外婆一人在烧饭,我刚想开口问外公去哪儿了,抬头却发现了他的遗像,笑的很开心,嘴巴几乎都合不拢了,眉毛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就是这几颗门牙难看了点,是的,这几颗门牙真他妈难看,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我没有打招呼,疯一般的跑到了外婆家卫生间里,擦了把眼,眼眶依旧红润。

据说,那晚他走得很安静,唯一的遗憾,就是没看到我和凯凯,因为当时我在高三备考中,凯凯则在大学,怕不影响我学习,便没有告诉我了。

“外公,来,走棋了。我选红的,我先下!”我铺开象棋纸,摆好所有象棋,“当头炮!”

“外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捏着棋子,“我要认真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