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累!心累!99%的老师不愿当班主任,你怎么看?

光明日报2018-06-14 04:13:36


  中国教育学会班主任专委会主任委员陈萍做班主任培训时,曾问台下听讲的几百名班主任,谁是自愿当班主任的?


  “当时举手的不足1%。”陈萍对记者说。



教师做班主任得校长“下令”

  对绝大多数家长来说,给孩子班主任打电话是一件需要认真对待的“大事”。然而很多时候,家长并不知道,电话那头和蔼的老师,可能并不想做班主任。


  杭州市曾做过一次调查,调查显示,若不是班主任由学校任命,有76.4%的老师不愿选择当班主任。


  班主任岗位“遇冷”,也使不少校长犯了愁。“每年到了期末,要留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做工作,动员教师做班主任。”广东省一位小学副校长说。


  为了保证班主任工作,学校只好动用各种手段,比如给班主任配副班主任,甚至“轮流当班主任”


  “这就容易形成一个现象,年轻老师愿意当班主任,是因为评级、职称等需要班主任经验。”陈萍说,“有些刚入校的老师,家庭事务较多,和学生相处时间少,同时缺乏经验,并不是最好的班主任工作人选。评完级别、职称的老师,教学水平较高,教育经验也更丰富,自身的生活也进入稳定的状态,这样的人来做班主任是最合适的,但往往这样的老师不愿意做了。”


  成都市的一项调查显示,中级职称以下教师占班主任总人数的82.57%,高级职称教师比例偏少。



付出和收获难对等

  曾经,优秀班主任是一个学校的“品牌”,家长们聊起孩子会说“在某位老师班里”。班主任的名字似乎是一种“品质保证”。而今,为什么一些老师不愿意做了?


  “累,心累。”绝大多数班主任都会这样回答。


  成都市的调查显示,60.66%的班主任学科教学周课时在12节以上,高中段每周达18节以上,远超规定的高中教师每周8节至10节工作量。


  实际上,班主任承担的责任远比想象中的重。学生成绩下滑找班主任,情绪有问题找班主任,还有班会课、班级记录、各种检查评比等,都离不开班主任……班主任似乎成了“无限责任人”


  另一组调查数据也值得关注。七成班主任的津贴在200元至600元之间,超负荷的工作对比津贴数目,似乎对班主任吸引力下降作了解释。


  有专家分析,表面上看,众多教师不愿意做班主任是付出和收获难以对等,实际上反映了我国基础教育教师日益专业化,新形势下对班主任工作如何定位的问题。


班主任要不要专业化

  繁重的工作加上德育的重任,班主任变得不堪重负。那么,班主任这个岗位要不要专业化?这个讨论其实已经开始很久了。


  早在2002年10月召开的第十一届全国班集体建设理论研讨会上,时任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的王海燕提出,全世界都在研究教师专业化,通过教师专业化建设,提高教师专业素养,来科学地提高教学质量。因此,“班主任”专业化符合教育发展规律。


  不过,在很多专家看来,班主任专业化是发展方向。实际上,针对如何做好班主任工作的各种培训也在兴起。而同时“走班制”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青岛二中、深圳中学、北京人大附中等中学率先开始推行“走班制”。2014年12月教育部发布《关于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实施意见》明确高考改革方向,中小学教学方式正在发生变化,“走班制”成为焦点。


  “走班制”更强调学生的主体地位。实行“走班制”,有可能会让班主任“消失”。那么,如果没有了“班主任”的引导,班级将何去何从?各方仍在摸索中。



内容来源:《光明日报》7月5日05版,图片来自网络

本期编辑:张永群、孙嘉靖、兰亚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