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帕瓦龙的诗|翠鸟(外一首)

帕瓦龙视界2018-06-19 02:53:19

飞行中的翠鸟(2010.1摄于杭州)



翠 鸟

 

一只普通翠鸟的寿命,通常

只有短短的两年

这个结果,曾经

使我面对一片不大的水域

怀有莫名的惆怅

 

每次听到“唧—唧—唧……”

一团翠绿的火焰划过

仿如体会生命的残忍

灿烂的背后

是匿声不见的死亡

 

一只下喙橙红的雌鸟寻到心爱伴郎

将在一片水域厮守一生

从破壳而出到雏鸟、恋爱、育雏

生命戛然而逝

每一天似乎都争分夺秒

 

我依旧会在同一水域

看见翠鸟在叼鱼、憩息和打斗

春天欢快地交尾

哦,上帝赋予的两年之命

翠鸟演绎着一代一代精彩轮回

2017.4.4


捕鱼称翠鸟(2013.12摄于杭州)


雕 鸮

 

五月的呼仑贝尔草原,嫩草、鲜花

蹬开泥土蓬勃而出,牛羊欢叫

雕鸮展开它宽大的衣袖也走进春天

没有同伴,坐在食物链顶端的它

需要很大的领地

才能满足雄心壮志的统治

 

它几乎不踏入城市和出现于人类的视野

昼伏夜出,像一颗遁世已久的灵魂

一生过着神秘主义者的隐士生活

作为体形最大的鸟类,它睥睨世界的样子

使我不得不相信古人将这类大鸟

奉若神明、图腾有着十分道理

 

它锐利的目光、强健的脚爪和刀刃般的喙

决定着万圆几百公里许多生命的死活

它庞大的阴影划过天空

草原上的野兔、狐狸、田鼠、飞鸟

无不魂飞魄散,纷纷逃匿

连强悍的鹰隼也主动退避三舍

天敌只剩下人类的枪口

 

当星光寂寥地照亮草原

雕鸮醒来,那一刻它从不自诩为神灵

却像一个手握剑柄的杀手

在月亮冷冷的光里

制造一次次鲜为人知的杀戮

把看似沉重的生活过得虚无且飘渺

2017.4.4


雕鸮(2011.10摄于河北抚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