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夏午赏荷

近悦教育2018-04-03 02:29:58

水头南湖湿地荷花观光园刚开业的时候南湖友人盛情邀请,但是由于前几年诸事繁忙,所以未成行,以至后来每至荷花绽放时节总是惦记着这么一件事。前几天看到作协老师前往采风,满塘荷叶翠绿逼人,枝枝荷蕾擎天待放,心中甚痒,终于择一日奔赴南湖,一了心愿。

我们驱车到南湖的时候已经近十点三十分,按沿路指示却来到西门,售票阿姨说正门要沿着那田中小路一直往前开,我看那路小得会车都困难,又看那荷花就在眼前,也就不去寻觅大门了。

七月份的中午还是挺热的,每人各撑一把伞,一路沿着观赏瓜藤架往里走。两旁本是稻田的荷塘里种满了莲藕,因为是稻田改作荷塘,所以塘里的水并不深,因此荷叶出水很高,一根根荷杆有力地擎着大荷叶,高低参差,少了田田的美感。水不深就养不住鱼,告示上也有写着各式鱼等出售,但是我们在荷塘那浑浊的水里很少见到鱼儿,鱼戏莲叶间只能靠想象了。

荷塘上盛开的荷花不多,多数还是花苞。偶尔有几朵绽放的,点缀在荷塘里,粉的粉,白的白,煞是漂亮。尤其是白色的荷花,我感叹于古人对它“出淤泥而不染”的评价,实在恰如其分。白色的荷花在阳光下,耀眼润泽,晶莹如玉。而粉色的荷花,粉得朦胧,粉得梦幻。粉色随着花瓣脉络而走,粉白渐染,了无痕迹,这花色这形状,只属于荷花。可能是日近正午暑气重,也可能是花朵太少,也可能是我嗅觉愚钝,始终没有闻到荷香。


但是震撼我的要数这满塘绿意了。风荷高举,圆叶平撑,一片片一丛丛,层层叠叠在眼前蔓延开来,直至与远处翠山连接。南湖盆地,四围皆山,荷塘位于盆地中央,而人又位于荷塘中央,所以转身一圈,满眼皆翠绿,无处不田荷。想起诗人云“接天莲叶无穷碧”,这情景与诗句极为一致,只是身为盆地的南湖,天是“接”不到了,“接”的是山。可是山也是翠绿的,因此眼前的绿由平面的绿变成了连绵起伏的绿了,这时感觉人就如置身于绿色的盆钵之中。连绵的绿意之上是蓝天,盛夏晴好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白云偶尔投射在荷塘,形成淡淡的影,我这才注意到,这绿意不是一般的绿意了。

刚才只是被这盛大绿意场面震撼了,殊不知这绿意本身也是这么的震撼人。由于是接近正午,阳光照射直接强烈,开始我没能注意到这绿意有什么特别。在白云的遮挡下,光线接近平常状态,才注意到这盛夏的绿意绿得蓬勃夸张,绿得浓烈醉人,绿得汪洋恣肆。我盯着一张荷叶细看,简直绿得发黑。一条条筋脉随着荷叶的撑开,射向四方,那绿意就随着筋脉走向四方,遍布每一处叶沿,近欲垂滴。嗬,这盛夏的绿意啊,生命有多旺盛,这绿意就有多浓烈!生命的旺盛蓬勃于人于动物体现在红色,热血沸腾,血脉贲张,血红是生命的张扬,生命的蓬勃旺盛之于植物就体现在这绿色。看着这满塘绿色,我似乎看到猎豹在非洲草原上奔跑,我似乎看到东北虎从大兴安岭的山上俯冲下来,我似乎看到虎头鲸从太平洋海底鱼跃而出。是的,生命力的震撼根本不会在物种上有所区别。这绿意就是最原始的生命的萌动,就是我们体内的荷尔蒙。盛夏,是一年四季生命最蓬勃的季节,充沛的春雨夏雨滋润了大地上的生命两季之后,到了夏天,不绽放它生命的勃茂,更待何时?那几朵粉的白的荷花和这满塘绿意相比,实在是逊色得很。人们只惊羡于花朵的艳丽,殊不知绿叶的美比姹紫嫣红的花更美。

行未至半,但觉暑气逼人,风吹周身烫烫热,身上毛细血孔自然张开,于是掉头往回走。行至门口,售票阿姨跟荷塘里大叔说那个可以卖的。我往荷塘里一看,大叔正在处理一些荷秆,突然想到,人们种植莲藕不只是为了观赏荷花啊。苏堤不就是苏轼发动杭州百姓挖西湖湖底淤泥筑成吗?可见当时杭州人是批量规模种植莲藕的。人们种植莲藕首先考虑的是经济效用,只是文人雅士侧重审美情趣,对荷花作诸多吟咏讴歌。我们对荷花的称呼就已经体现了我们的价值取向,文人管它叫荷花、菡萏、莲花、芙蓉、藕花、芙蕖、水芝、水华、泽芝等等,都是偏向观赏审美,老百姓可能更愿意用莲藕来称呼就是看重实用的价值。

生活中也是这样,人们一旦说美,就把这美当作审美对象,或束之高阁,或供列橱窗,灯光相衬,于是变得只可远观不可近玩,更不要说实用。但是不得不说这种美只是小美,不是大美。想起著名景观设计大师俞孔坚的设计理念——将土地回归生产状态,他认为土地的伦理就是让它长出庄稼来,长出作物来,不要以为团花促锦茵茵草坪才是美,稻浪滚滚野草萋萋也是美(自然野草有保持水土、净化水流、营养土壤等诸多作用),丰产才是真正的美,大美。南湖这一片荷塘,春夏供人游玩观赏,秋季收获莲藕,这才是对土地伦理的最好理解。美不仅美在观赏愉悦,也美在口腹充实。

 

PS:赏荷76,捉刀728,图为苹果6手机裸拍,后期未作任何修图。



转发是一种美德,关注更是善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