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生活总是不请自来

锅锅煮故事2018-06-15 14:48:42


1


樱花盛开的季节离别的情绪开始在花丛中流动,早春萌发的冲动并没有让大家更兴奋,反而容易长睡不醒。江南时不时的倒春寒,把宿舍衬托地格外温暖,愈发地不愿意外出了。


总在宿舍呆着,舍友之间就免不了通过自黑和互相伤害来解闷。然而,凡是有度,厌倦之后,就会找点事做,


例如,我和木兆兄根据宿舍的结构布局,为了证实对面宿舍的房间面积比我们大一点,本着求真务实的态度,步量了厕所和宿舍的总长度,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原来每个宿舍都一样大。


或许也就是在这学校的末尾,大家才会兴致勃勃去做无聊的事,可能是因为下次我们见面,讨论的就该是房价、养娃,工资和项目之类?


 

其实,我们都知道生活总是会不请自来的

 

2


好长时间没有更新,关注数不降反增,如此反常的现象,让我若有所悟:大家是更喜欢我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自己不更新,不代表没有新闻,更不代表没有观点,仅仅是因为意识到自己观点的幼稚和无力。 

近来新闻更新的速度和转折的神奇,总让我感觉到自己生活在魔幻现实中,时不时打自己的脸。久而久之,自己打出来了两个减少打脸次数的小规律:1.让子(新)弹(闻)飞一会儿,2,看所有当事方的陈述。


其实,我们都知道真想只有一个。

3


昨晚,姐姐给我发过来一张照片,说“快看,这是咱俩小学的语文和数学书。”猛然间,有种泪腺充盈的感觉,抬抬头,让眼泪回归眼眶,脑海中自动放映小时候我和姐姐一起比赛背诗的影像:每次都是以“鹅,鹅,鹅~”。


这不可永驻的场景必然会渐行渐远,但每次回想起来,必恸人心肠。低下头,我回复一句:“赶快收好,过几年就成文物了。”

中午,一个人在食堂吃饭,突然碰到老同学,甚是高兴,互相问过对方近况后,两个果然不约而同地谈到了工作、工资和房价。回想起刚刚入学时,在杭州的G20峰会的背景下,激烈讨论中国能否顺利跨越“中等收入国家陷阱”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
我们变了吗?变了,毕业后的我们要开始靠自己吃饭。
其实,我们都知道自己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个我。


4

晚上给家里打完电话,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屈指一算,从初中离家,到研究生毕业,已经一十二年。
这一十二年中,自己从少年到青年,从家乡来到南京,从单身到仍是单身(这句不是重点)……

 高中的时候,老师经常说高考是人生的转折点,那时候听了并没有什么时候感觉。不过 现在想起来,高中毕业确实是人生的一个分界线,因为从哪个志愿开始,自己就从家乡 的桃李春风,踏进不断的江湖夜雨。


安慰自己的只有每周电话那头的乡音。

其实,我们都知道生活仍将继续前行。 



本文原创,欢迎转发

本小号欢迎投稿,必须原创体裁不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