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执念师

十三郎的故事盒子2018-06-05 21:35:06



如风把白袍子叠好,收起来。忙碌了一天,他觉得很累,在这平川镇落脚已经有10余年了,这10多年里,他鲜和人说话,有一处自己的院子,两间房,一间房是专接待找他的人,另一间房从没有人去过。


如风是一个执念师,说白了是破除人执念的。他这人不图钱财,好像他也并不缺钱花,也许是不在乎身外之物的缘故。他没有家庭,平川镇的人都觉得他很来历不明,但似乎都从不敢过问他什么。


来找如风的基本是女人。如风觉得这很正常,世间女子多比男子有情,而执念的源头多半是情。


他想,再接待一两个,就该差不多了。他朝那间紧锁的房间望了望,转身吹灯去睡了。



推门进来的是个中年妇女。


“对不起,我…我找如风大师…想请…”,她看着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如风请她坐下,倒了杯水递给她,“你别急,什么事慢慢说”。


中年女人坐下,说出了事情原委。她姓梅,三十年前,在无锡一个姓宋的大户人家做丫鬟,后来,宋家少爷爱上她,两人暗通曲款,有了骨肉,宋少爷也不是负心人,立誓要娶她为妻,无奈,门第观念深厚的宋老太太不肯,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子,断然不能由着他拿自己的终身大事胡来,宋少爷似乎也没有退让的意思,一时之间,宋府气氛很紧张。


宋老太太害怕自己的孙子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同意梅生下孩子后立即迎娶她过门。除夕夜,飘着大雪,宋家重孙平安落地。第二天,梅被赶出了宋家,理由是,算命的说她和孩子相克,日后会给宋家带来灾祸,重要的是,宋少爷竟然莫名其妙的相信了算命的话,任由老太太处置她。


梅最后一道防线被击破,被宋家的护卫拖出了城,哭喊着要回去,但大雪连下三日,封了城。她倒在雪地里,被一个农户救起,带回家,为报恩,后来嫁给了老实的农户,一晃三十年过去了。


“你后来有没有再找回去?”如风饮了口茶,问她。


“大师,你觉得我没有吗?那是我的骨肉啊”中年女人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可我每次去,都被挡回来,我根本见不到少爷,我想问问他当年的事,还有,我想和孩子相认…”


“后来呢?”


“后来我再去,宋府就不在无锡了,好像是一夜之间消失了,整个无锡城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突然,中年女人像发了疯一样的抓着如风的手说,“大师,我求求你了,求求你帮帮我,我这几十年来,活下去的信念就是我的那个孩子,求你帮帮我…”。


“你为何执意如此,都已经是前尘往事了,宋家已经不在了,你要放下这些…”


“不,大师,你没有经历人世间的种种,你怎么能理解我?你有过爱吗,你经历过失去至亲的悲痛吗?”


如风不想跟她多解释,他不是没有经历过人世间的种种,他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人生是自己的,何必总说给别人听呢?“今天你是来找我的,但你也清楚我的规矩,我要你身上的一件东西…”


“我知道,大师,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帮我找到孩子。”中年女人看了一眼如风的门口挂着一处牌子“不可赖账,否则因果自负”。


“好,我答应你。”


如风转身进了里屋,拿了一盆水,“你看着这盆水,默念你心中所想”。


顷刻间,水中出现了女人曾经服侍过的宋家宅院,原来当年那个算命先生因为贪图宋家的钱财,趁着夜里,一把火烧了宋宅,宋家少爷知道了真相,火势蔓延中,把孩子交给一个往外逃走的仆人,孩子被带走后,辗转到了杭州,遇上战乱,躲进一间寺庙,后出家为僧,立志此生不再踏入万里红尘。


女人抬起满是眼泪的脸,她好像是松了口气,缓缓问道:大师,我可以去找我的孩子吗?麻烦你告诉我那间庙的地址。


“他早已是方外人,你何必再去打扰?就算你们母子相认又能怎样,难道他会还俗?世间疾苦,他早已看破,你也该放下了…”如风盯着她的眼睛,慢慢的说。


说来也怪,中年女人看了他的眼睛,立刻平静了,好像从没有经历过任何痛苦,转身就要离开,走时候,如风说,你该留下一样东西。


“你要什么?”

“你10年的寿命”。



傍晚时候,来了一个女子,皮肤煞白,一身素服,不太像平川镇人的穿着,奇怪的是,如风看不清楚她的五官。


“大师,我找个人…跟他说几句,我就离开”


 如风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女鬼,“你游荡了也快10年了吧,还不快去投胎,到这里做什么?”


“我来找的这个人,是我的丈夫,他已经离开我很多年了,我们本来过着隐居的生活,冬天在山里遇上雪崩,我就…成了一缕孤魂。我飘荡过好多地方,才找到你这里来,我…我已经在你的附近跟了你很久了”


如风觉得背后发凉,“你一直跟着我……”


“是,我知道你是个执念师,专门替人破除执念的,但我已经是个孤魂,没有寿命给你。不知你肯不肯帮我?”


“你怎么知道我要人的寿命”?如风诧异的问她,“我并没有说我的规矩…”


女鬼慢慢的说,我还知道你有个妻子叫贞娘,10年前故去,你们夫妻情深,你为了复活她,不惜用自己的阳寿和一个执念师互换,跟随他学习秘术,后来到这镇子上替人解惑,表面上看你是为了解脱持有执念的人,实际上你接着用索取人阳寿的方式来做交换…


如风脸上开始出现痛苦的表情,是的,眼前这女鬼说的都对,他是一个执念师,帮人解脱,不收费用,只索人寿命。他要复活他的爱妻。


“罢了吧,如风,你是替人破除执念的,但你的执念谁来破呢?旧人已死,这是事实,但你要做的是超度她到极乐世界,而不是复活她继续在这人间受苦,你明白吗?”


“可我爱她,我们的幸福生活还没有过完”


“你的爱就是束缚吗?用别人的寿命来证明你所谓的爱,简直是荒唐。”


如风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突然女鬼的五官开始清晰,如风看的清楚。


“你是贞娘…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不肯托梦给我?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年过的很苦。”


“本来我已经打算去投胎,但看着你这样痛苦的活着,我不忍心就这么走了,我要破除你心中的执念,如风,这样继续下去,就算你花再多的心思,我也不会活过来,我只能背负着你的执念和恶行堕入地狱,永世不能超生。醒来吧,如风。”


过了半晌,他起身打开另一间房门,里面躺着一个女人,容貌和女鬼一模一样,他含着眼泪念起了往生咒,女鬼化作一缕风,飘走了。


“如风,如今你执念已破,我也能放心离开,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了。”



数月后,一个传闻在平川镇散播开,找过如风的女人都莫名其妙的越变越年轻,外来人都以为只要找如风法师破除了执念,就会返老还童。纷纷去找他。


只见,如风的院子门敞着,白袍挂在院中的藤椅上,如风已经不见了踪迹。


门上贴了字条,上面写道“世人皆找我破执念,如今我大限将至,已不再做此营生,‘世间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各位仅需记此一句话,执念方可自行破除。”


(本故事原创,有问题或者转载请联系作者)


欢迎关注十三郎的故事盒子

原来都是戏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