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空姐拼车偶遇飞行员“宝马暖男”!接下来的事情,让她步步惊心

987私家车广播2018-05-02 16:59:30

                                       来源:方圆公众号

转载已获得授权


 


年轻漂亮的空姐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在她们的身边,总是不缺乏条件优质的追求者,这让很多空姐们生出了一丝优越感,进而对自己的择偶要求更高。空姐也像其他未婚女孩一样,幻想着遇到一位既懂自己,又帅气富足的“白马王子”,过上公主式的生活。于是,有人利用这种心理,冒充高端人士专门行骗空姐,他们手段高超,外形帅气,又充分掌握了部分空姐爱慕虚荣的心理,所以行骗成功的概率很高。而那些空姐却被编织的一个又一个美梦,许诺的一个又一个誓言迷失了头脑,不仅损失了大量金钱,也搭上了青春年少的自己。


2017年11月23日,一起冒充飞行员诈骗空姐的案子由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该案犯罪嫌疑人马阳行骗了数位空姐, 涉案金额高达200余万元。有的受害者被马阳行骗了数次仍然不知,被马阳作出的买房子、国外高端旅游等虚假承诺冲昏了头脑。然而,终究纸里包不住火,当肥皂泡破灭,真相大白之时,一个赤裸裸的骗子呈现在人们眼前。而该案也向那些急于嫁入豪门的空姐们敲响了警钟。


“拼”出一段“好姻缘”



白倩是上海某航空公司的空姐,面容姣好,气质优雅,平时上下班一般是通过拼车软件叫车。2016年3月的一天傍晚,白倩从上海市徐汇区日月光购物中心通过软件叫了一辆顺风车。该车是一辆宝马5系,车子前挡风玻璃上放着一块某航空公司的“进出证”,驾驶员是一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白倩在后备厢摆放行李时,看到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专用的行李箱横放在车厢。


“你是空姐吧?”驾驶员搭讪。


“是啊,被你看出来了。”白倩说。


驾驶员边说边启动车子前行,“空姐比较好认,不光是身体外形,这气质就是不一样的。再说你的行李箱跟我的一样,一眼就看出来是位空姐。”


“刚我看到后备厢里的行李箱,我当时就猜想是同行,果然是。”白倩回应道。


上车后,该顺风车司机作了自我介绍,他叫马阳,系某航空公司飞行员。最近因身体原因停飞,平时没事时就开顺风车兼职。马阳边开车边跟白倩聊起来,还说出了很多有关航空方面的术语,白倩听着马阳侃侃而谈,表示佩服:“不愧是飞行员,对飞机这么熟悉。”


马阳扬扬得意,“那当然,国内对飞行员的要求是很高的…… ”


白倩见马阳虽然个头不高,但是五官英俊,谈吐得体。在路上,马阳还饶有兴致地向白倩分析了前一段时间某航空公司飞行事故的原因。白倩觉得他讲得很有道理,于是对他的信任感倍增。


第二天晚上,白倩便接到马阳的邀请,请她到外滩一家饭店共进晚餐。白倩好好打扮一番按时赴约。这天马阳换车了,驾驶的是一部奥迪A6。马阳说,这是爸爸公司的车子。看着白色的桌布上摆着牛排和红酒,听着舒缓的音乐,白倩激动不已,自己前一段感情生活刚刚画上句号,上天就送来了新的意中人。


在推杯换盏中,白倩对马阳更加青睐。马阳告诉白倩,他父亲母亲离婚了,现在他的后妈是香港籍,复姓欧阳。马父亲为了让儿子与后母关系融合,所以他的名字也带了一个“阳”字。马阳继续侃道,父亲本来是想让他继承家族企业的,但是他非常喜欢飞行,尤其喜欢在千米之上俯瞰茫茫大地的感觉,所以不肯放弃自己的专业,打算到年龄大一点,身体不适合驾驶飞机时,接管家族的产业。


白倩对马阳的观点很是赞同,“有梦想,有理想,很羡慕你能为自己的理想而生活。”马阳潇洒一笑,“其实你也可以的。”白倩笑道,“我只是个小空姐而已,没有太大理想,找个暖男嫁了,生个一儿半女的,就是我的理想。”


马阳看出了白倩对自己的青睐之意,“这你可是遇到好机会了,坐在你面前的就是位暖男。从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就认定你就是我想要的那一款,飞行员配空姐,完美!”   


马阳的一番话,彻底征服了白倩。白倩出身于普通市民家庭,靠着漂亮的脸蛋和身材当上了空姐,她知道,这个行业是吃青春饭的,为了一辈子的幸福,一定要找一个家底殷实的男友。况且,马阳待人和气,对女孩子照顾周全,没有富家子弟的傲慢和飞扬,马阳是合适的不二人选。说着两人举杯相碰,干红的醇香流入红唇之时,彼此凝视中感情升温。


渐进式的骗财手法



第三次见面时,白倩在马阳汽车的副驾驶位置上看到一份购房合同。合同上清清楚楚写着购房人为马阳,房子位于青浦区徐泾镇的仁恒西郊高端小区。马阳不露声色地告诉白倩,他父亲得知他找了位空姐,同意在购房合同上加上白倩的名字,像他们这样的家庭,不会太小气,要让女孩子放心,绝不会亏待她。随后,马阳还带着白倩到恒隆广场的名牌钻戒柜前试戴钻戒,准备购买结婚钻戒。


幸福来得太突然,白倩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感觉自己仿佛掉到了蜜罐里,幸福感爆棚。


一个月以后的一天,飞翔的客机穿过夕阳的光芒,降落在了机场的跑道上。白倩拖着空姐拉杆箱从机场大楼走出来,她瞬间想起某件事,掏出手机给马阳发了个短信:“亲爱的,我安全落地,见字如晤!”短信发出后,白倩扬起幸福的嘴角,继续拖着箱子向前走着。


走出几步后,电话响起,马阳打来了电话。说了几句甜蜜话后,马阳说道,“说正经的,我这两天也没闲着,正愁飞行模拟机考试呢。”


白倩关心地问:“考试通过了没?就你的业务能力,应该是小菜一碟吧!”


马阳叹一口气,“业务能力好,但也不代表能过啊,这不被刷下来了嘛。你不知道,这考官,特讲究,有人提前给他开小灶,这不把我给排挤出来了嘛。”


白倩说,“这样子啊,那需要多少打点啊?”


马阳说,“最起码得一万吧,说起这事也是头痛,手头钱刚好被套在股票里了,一时挪不开啊!”


白倩很是爽气,“拿我的吧,你把账号发我,我给你转过去。”


马阳反而不好意思起来,“那我怎么好意思拿你的钱,太感谢你啦,当我借的。”


又过了几天,马阳称,要办房产证,同意为白倩加名字,要她到银行来一趟,办理银行贷款手续。白倩大喜过望,还没有见过公婆,大户人家就主动提出在婚房上加上自己的名字,是何等的大气。白倩按照马阳的要求,向两家银行填写了申办贷款的申请,额度分别为40万和30万元人民币,贷款用途为购房。


白倩把贷款银行卡递给了马阳,充满期许的眼神看向马阳,一脸幸福的样子依偎到马阳的胸膛上,“我还没见过伯伯和阿姨呢,他们就这么放心地让我把名字也写进购房合同里了?”


马阳一本正经地说,“这你就不知道了,我爸妈说了,只要是我认可的,全家支持,没有二话。再说你这么懂事漂亮,是个难得的媳妇,这点小事他们能不照顾吗?记得以后要改口叫爸妈啦。”白倩羞涩依偎在马阳身上。


2016年4月份的一天,白倩接到马阳的微信,称自己的银行卡丢了,请白倩马上转给他一万五千元钱。白倩连问都没问马阳需要钱做什么,就转了过去。


又过了几天,马阳告诉白倩,自己酒后开车发生了交通事故,将人撞伤,保险公司不赔,只好自己埋单,又不敢告诉父亲,请白倩垫付4万元。白倩是个月光族,手头没钱,只好向母亲转借。


牛皮吹爆被识破



两人交往3个月后,谈婚论嫁提上日程。马阳拜见了白倩的父母,正式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马阳对白倩说,订婚前,他要带白倩的家人到美国的夏威夷群岛旅游。白倩的父母夸马阳懂事孝顺,给马阳10万元的保证金请他办理签证,就等着登机启程。可是左等右等,没有等到启程消息。马阳双手一摊,说旅游公司的老总携款外逃了,这笔保证金打水漂了。


白倩还沉浸在美梦中,敏感的母亲感到事情不对劲,于是做起了“私家侦探”。


调查结果令人大吃一惊,马阳自小在杨浦区长大,大专都没有毕业,根本不是什么飞行员,没有正经工作。他每天开的宝马车的车主是一个福建人,与马阳一点关系也没有。马阳的父母也不是什么公司老板,就是普通市民。


白倩如梦初醒,交往4个月不到的时间,她已经被骗取了88万元。憧憬着跨入豪门,没承想却欠下一屁股债,每个月还得为马阳归还贷款本金和利息。白倩懊恼不已,连自杀的念头都有了。


与白倩一样遭遇诈骗的还有黎某、赵某、谷某,她们同样都是空姐,都被马阳这个假冒的飞行员所欺骗,使用的是同样的手段与方法,只是时间段有先有后。


自2016年3月至2017年年初,马阳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骗了4个女孩,诈骗金额初步计算在200万元。


几个被骗的女孩找到了彼此的联系方式,她们痛诉了马阳的种种罪行后,决定向公安机关报案。2017年1月2日,马阳被抓获。


被岳父岳母告上法庭



马阳被抓后不久,派出所来了两位60多岁的老人,满头白发,步履蹒跚,忧郁的眼神让人心痛。他们自称自己的女儿被马阳欺骗,不仅被骗了100多万的现金,女儿的命也丢了。


在民警的询问下,张氏夫妇讲述了过程。张氏夫妇移居美国多年,2013年初,女儿张萌回国,在上海找了一份导游工作。2013年10月,张萌认识了马阳,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俩人就陷入了热恋,并且迅速领了结婚证。由于没有婚房,两人便借住在张萌姨妈家的一处老房子里。2014年1月,马阳得知张萌家位于上海闵行区的一处房子要拆迁,便对张萌说他认识区拆迁办的人,可以走关系置换一套大面积的房子。为此,马阳借口疏通关系先后从张氏夫妇处索要了98万元费用。时间过去近一年,事情一直没有着落,张氏夫妇要求马阳说明情况,马阳被迫无奈,请财大气粗的“父亲”来与张氏夫妇见面,承诺近期就还钱。但马阳“父亲”拙劣的演技被张氏夫妇识破,他根本不是马阳的父亲,而是马阳花钱雇来的。


马阳的行为让张氏夫妇对他彻底失去了信任,他们决定自己按照流程办理房屋拆迁事宜,但令他们大吃一惊的是,房产证竟然找不到了。他们询问女儿,张萌说不出个所以然。预感大事不妙的张氏夫妇急忙赶到闵行区房产交易中心,查询结果让这对老夫妻瞬间跌入了冰窟,自己的房屋竟然被抵押了,而经办人竟然是马阳。愤怒的老两口又找到了马阳质问,马阳才吞吞吐吐说了实情。原来马阳在外面赌博输了不少钱,欠下一屁股债,马阳让张萌以房屋作抵押,向小额贷款公司李某借款90万元用于偿还赌债。借款到期后,马阳无力偿还贷款,李某又将房屋转卖给了他人。除此之外,张萌的一些嫁妆也被马阳卖掉了。


一怒之下,张氏夫妇于2015年3月将马阳告上法庭,要求归还被马阳索要的98万元疏通费。经法院调解,马阳同意归还98万元,但至今仍没有履行相关义务。


伴随着岳父岳母与女婿对簿公堂,张萌与马阳的缘分也走到了尽头。2015年8月,张萌与马阳协议离婚。2015年10月,张萌起诉了小额贷款公司李某违法转卖房屋的行为,2016年11月,法院判决李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将房屋归还给张萌。


虽然成功要回了房子,但张氏夫妇心中依然充满了不忿。想到女儿不辨是非,遇人不淑,给家庭带来诸多不顺,母亲便埋怨了女儿几句。张萌感到心中有说不出的冤屈,于2016年12月2日,约几个朋友到浙江省嘉善西塘镇散心。谁承想,凌晨2时许,张萌不慎落水,经抢救无效后死亡。经公安机关调查及法医初步鉴定,排除他杀。


年迈的张氏夫妇长久地徘徊在水塘边,从此与女儿阴阳两隔,悲愤充满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终将受到法律严惩



检察官认为,纵观马阳的诈骗经历,他利用的是女孩子攀比虚荣的心理,不管是租用豪车,还是虚构殷实的家境,假借买房加名字等伎俩,都是为了吸引女孩的目光,让女孩在陶醉中迷失自我。一是大吹特吹,巧舌如簧。吹“有关系”,可以搞定任何事情;吹“有家世”,父亲开公司,母亲是外籍;吹“有高薪”,自己连空乘都不是,竟说是飞行员。二是能骗则骗,处心积虑。对于道具的使用滴水不漏,航空公司出入证、后备厢飞行员专用箱、房屋购买合同,全是马阳特意布置的诈骗道具,甚至不惜掏钱雇用他人扮演“富豪爹”。三是挥霍无度,将从女孩子处骗取来的钱用来租赁豪车,住高档住宅,拆东墙补西墙。


2017年11月23日,该案由青浦区检察院提起公诉,12月1日,法院开庭审理,没有当庭宣判。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使被害人信以为真,自愿交付金钱,数额巨大,已经构成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或具有其他严重情节,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看完别忘了顺手戳个? 

物价上涨了

你点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五!


来源:方圆公众号。《方圆》杂志是最高人民检察院主管、检察日报社主办的法治新闻期刊,以“方正法度,圆融情理”为办刊宗旨,以法治为观察视角,密切关注影响中国法治进程的重要人物、观点、事件,努力开拓新闻视野,传播法治新文化。

精彩导读

987私家车广播

他锤杀5人,把尸体用水泥砌在房间里,6年后才被发现,只因...

超尴尬!日本发现国宝价值2500万日元,福建大妈:我做的,一个80

"这车牌哪里不清晰?"人民日报都被交警这个处罚震惊了! 官方道歉了

【重磅】300多元!坐动车!福州直达香港!

点击标题,直接跳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