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我不是女王(22):朱岩失恋了

芊风格2018-03-26 19:14:36

朱岩回来了。忙得无暇他顾的于飞接到电话很开心:“又来北京出差?你一走我们真还不适应呢,都希望你再外派一次。不过,王建斌肯定不答应啊!”于飞玩笑道。

“这次用不着他答应了。我们分手了。”朱岩几乎是一字一句。

“什么?”于飞肯定是听清了,但巨大的吃惊让她不由自主喊了出来,“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回去没准儿很快就考虑结婚呢!”

“说来话长。我也不想说。我决定来北京了,已经辞了工作,能在你这儿暂时落脚吗?”朱岩的语气里听不出感情色彩。”

“好,好,你在哪儿呢?我这就回家,你等我一下!”

“我在机场,那我就直接打车去你住处了。”透过电话于飞都能感觉到,朱岩是麻木的。她真有些担心。

“好,你过来吧,路上小心。待会儿见!”

放下电话,于飞匆匆跟主编请示:“家里有点急事,今天的稿子我已经交了,有什么问题您看着改吧,老大!”

主编挥挥手:“去吧去吧!没问题,你也该早点回家了!”于飞的工作状态让他很满意,这点“小恩小惠”不在话下。他甚至希望于飞有空多休息,别把身体搞垮了。

见到于飞,朱岩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下。认识这么久,于飞还没见她这么失态过,几乎有点束手无策:“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听朱岩一边哽咽一边断断续续地描述,于飞越发一头雾水。看来朱岩现在的状态是不适合再受刺激的,于飞让端来一杯水稳定一下情绪:“你先喝点水,然后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好不好?这些事来日方长,咱们慢慢说好吧?”然后自己跑到门外给蕊蕊打电话:“今天下了班有空吗?”

“最近还挺忙的,什么事?”蕊蕊听于飞的口气不大对劲,赶紧追问道。

“朱岩失恋了,她刚回北京,情绪很不好,我想让你一起来安慰她一下。”

“什么?怎么回事?谁提出来的?她不是为了男朋友才回去的吗?回去就分手了?”蕊蕊大为吃惊,把自己的惊诧连珠炮般丢出去。

“所以说嘛,她是为了这个才回去的,却得到这么个结果”,于飞顿了顿,理了下头绪,“是王建斌提出来的,原因说来话长,电话里说不清楚,咱们见面再说吧。”

“好,我下班去找你”,蕊蕊当机立断。

“咱们得合计合计怎么劝她,你也跟她住了半年多,有什么事也都不避你。她现在状态特别差,我认识她这么久还没见她这么——低迷过。”见到风风火火赶来的蕊蕊,于飞想了一会儿才找到合适的措辞。

蕊蕊觉得朱岩的状态不止是“低迷”,而是有点不正常了。蕊蕊刚进门的时候她刚睡了一觉起来,与印象中的朱岩兼职判若两人——木呆呆的,一言不发,就看着蕊蕊和于飞拼命说话——于飞她们觉得说出来人会好受一些,但却怎么也撬不开她的嘴。

于飞和蕊蕊都说累了也没什么收效,就拉着朱岩去吃饭。她也就随她们摆布。饭桌上蕊蕊提议“要不给她喝点酒,也许就放松了”,没想到这下坏了,朱岩倒确实是放松了,但有点放松大发了。她从沉默不语变成了喋喋不休,从一开始认识王建斌开始讲到如何成为他女朋友,大学四年如何在大家的非议中度过,又如何为了他选择去深圳,如何为了让他有面子帮他介绍客户,如何为了他拒绝了总部的挽留回到深圳,回到深圳却收到了他的最后通牒……总之一句话,蕊蕊从来没见过聪明、漂亮、优雅、出众的朱岩如此失态过,她怎么能站在怨妇、弃妇的位置上呢?

“我想不明白,我哪点儿对他不好了”,朱岩翻来覆去地念叨这句话。

“其实问题在于她不是对他不好,而是对他太好了”,蕊蕊看着于飞总结道,眼看喝醉的朱岩完全无法理喻,她们俩只好先合力打发朱岩睡觉,“等她酒醒了再说吧。”

第二天蕊蕊照常上班,于飞不需要坐班就干脆在家里陪着朱岩。等蕊蕊下班后再次赶到时,朱岩已经正常多了,而于飞也基本问清了来龙去脉。

“你说得对,我也觉得不是朱岩对他不够好,而是对他太好了”,于飞拿出了总结新闻导语的劲头,“简单说是王建斌找个富婆跑了,他说这能省掉好多年奋斗,能很快实现他的理想。”

“王八蛋!”蕊蕊咬牙切齿骂道:“傍富婆当鸭子就是他的理想?”蕊蕊故意捡难听的骂,她觉得对这种人无需客气。

“他还建议朱岩也找个有钱的,说两个穷人在一起大家都委屈,朱岩的条件这么好,也不愁找不到有钱人,与其贫贱夫妻百事哀,不如大家都充分利用自身资源,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儿。”

“我呸!我呸呸呸呸呸!”蕊蕊死命啐道,“他上了这么多年大学就上出这么个素质来?自己当鸭子还振振有词,还鼓动别人学他不要脸?真是不要脸到极点!”

“你别这么激动”,于飞觉得毕竟碍着朱岩的面子,小声提醒蕊蕊。

“我这么说他过分了?我觉得还说轻了呢!人渣!”蕊蕊爱憎分明的性格又暴露出来。

“蕊蕊没说错”,朱岩突然幽幽地说。“错的是我自己,会看上这么一个人。”

“我回去就看见他的东西都不见了,收拾得干干净净,也没有任何慌乱的痕迹。其实也许当时我也许就有预感了,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朱岩似乎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她平静地描述了自己回到深圳后所看到的一切,像讲述别人的故事。“以前他跟我开玩笑就说过要有富婆出五百万包他两年他就干,我还问他我怎么办,他让我等他两年,然后他就可以起步做自己的事业了,等挣了钱就让我当阔太太。我还说他那么脏我才不要,等他还不如我也去找个大款。”

朱岩嘴角一扭,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当时我只把这当笑话,没想到成了真的。”

“后来我给他打电话,他也很痛快承认了,说我是个聪明人,不会搞寻死觅活那一套,所以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白了最好。”

“他才是聪明人,他都猜对了,我确实不会寻死觅活,不会撒泼上吊,只能放手。”朱岩的神情又陷入呆滞。

于飞跟蕊蕊小声说:“朱岩已经辞职了,然后收拾好所有东西来的北京,她不喜欢别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她公司同事还以为她是在北京找到更好的地方了才走的。从这事发生她说她都没哭过,直到昨天见到我们俩。”

于飞话音未落,朱岩突然歇斯底里地叫起来:“他说最好不见面,我说好。但其实我很想见他,我想问他为什么?我想问他到底爱不爱我?我想问他这么多年到底把我放在什么位置上?他是不是觉得我是个任人摆布的傻瓜?我想见他,我想使劲扇他几个耳光!”她突然嚎啕大哭。

于飞和蕊蕊对视一下,心里都道:让她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朱岩的放声大哭变成了小声抽泣,渐渐地止住了哭声。蕊蕊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她,朱岩接过纸擦了脸:“我今天是不是像个神经病?”

“还行吧,算是轻度的”,蕊蕊说,“而且,准确地说这应该叫精神病,你有点精神分裂的前兆,哈哈”,蕊蕊觉得调侃还是最能缓解当下尴尬的好办法。

“其实也许跟王建斌在一起的这几年,我一直都精神分裂”,朱岩若有所思,但她没有说下去。

“好了,收拾出去吃饭,我都被你哭累了”,于飞站起身去拿包。

“你们去吧,我不想吃”,朱岩好转了很多,但毕竟这个伤口太深,等它愈合需要时间。

“也行,我们给你打包带回来一点。”于飞不勉强她,这个骄傲的女子,一贯没有让人看到过她脆弱的一面,这次将自己最惨烈的故事展示给她们看,她需要缓冲和独处。

蕊蕊在饭桌上问于飞:“朱岩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再找工作吗?工作也辞了。”

“这个我还没问,但我觉得她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上班,这件事对她伤害太大了,她因为要强表面上装作没事,其实心里面会更苦。”

“我也觉得”,蕊蕊突然又想起什么,“你说为啥她失恋这么痛苦,我那么快就过去了?是不是我这人缺心少肺?”

“你也不是缺心少肺,是根本没心没肺!”看蕊蕊要来挠她,于飞一边躲换了正色说道:“其实,我觉得准确地讲,你那根本就不是恋爱,而是大哥哥对小妹妹的感情。你们的心态、行为举止都不像情侣,这么说吧,你们在玩一场谈恋爱的‘过家家’游戏。”于飞边回忆边分析。

蕊蕊不服气地问:“可是我们对外都宣称是男女朋友,从没有躲躲藏藏!”

“这只能说明你们比较‘入戏’。你看你们跟朱岩他们有什么不同?你们能够两地分居,能够守身如玉,能够不谈未来,这都跟真正的情侣不一样,”看蕊蕊还要反驳,于飞突然想起一句,“最重要的是,如果是真的恋爱,你就会像朱岩一样痛苦。”

蕊蕊被这句话击中了,没错,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平复,的确不像是真正恋人。郭凡呢?他难过了吗?难过了多久?跟他的新婚妻子过得好吗?是不是已经彻底忘了她?蕊蕊也安静下来,幽幽地说:“我们也谈了未来,所以分手了。”

“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轨迹,注定会各奔东西的。”

“那朱岩和王建斌呢?他们是一个轨迹吗?”

于飞被问住了,半晌才说:“他们也不是。”

“王建斌就是个出轨的料儿”,或许觉得刚才的结论对朱岩不公平,蕊蕊加上一句。

朱岩确实不打算立刻上班:“没状态,去上班也是瞎耽误功夫,也耽误人家的事儿。我想出去散散心。”

朱岩的工资在同龄人中算是高薪了,她这个工作狂又不怎么有时间花钱,所以小有积蓄,恰好可以用这个机会放松一下。蕊蕊建议她和小可搭伴去玩:“小可现在也没上班,她这家伙也会玩,你跟着她肯定不乏味。而且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肯定也合得来。”

于飞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朱岩略加思考就同意了,“希望不麻烦她。”

“麻烦什么,小可这人最随和了,跟她说肯定没问题。”

果然没问题,小可很欢迎朱岩的加入:“我正准备去杭州呢,跟我一起去吧?”

朱岩还没说话,蕊蕊就叫起来了:“是去找祁航吧?进展这么快啊!”

于飞和朱岩都一脸疑惑,蕊蕊接着八卦:“祁航是小可在西藏碰到的情哥哥,对她可好了,俩人还互寄照片什么的,但她一直不承认,没想到这就要去找人家了!现在承认不承认?”

“切!”小可满脸不屑,“寄个照片就大惊小怪了?我跟以前的驴友也老寄照片来着,照你这么说我都嫁过好几次了!再说了,要是真的我犯得着不承认吗?”

于飞表示同意:“小可不是那种扭捏的人。”

“嘿,你们别不信,这回真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小可问。

“我说不上来,但反正不一样”,大家看蕊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一笑了之。


(未完待续……)


芊风格

一个关于女性的原创公众号,至于她说什么——

以专业心态八卦,以不正经面孔讲述正经,以有用之心做无用之事,偶尔也会用恶趣味洗劫高雅,以毒舌挑战常识……诸如此类。

喜欢则请长按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