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看手相的老太太

职场梦工坊2018-04-15 03:20:29

“你的手很长,一看就是双巧手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出生年月很好啊,一看就有福气!” 旅馆的60多岁的老太太看着我说,老太太喜欢给人看手相。


在奈良的第二天,住在一个普通的山村。不高但是翠绿的群山,路边清澈的山泉静静的流淌,没有一点声音。只有鸟鸣和不时穿过的汽车的声音。



住在一家家庭旅馆,老板娘是位60多岁的老太太,很热情的招待我:一路辛苦了,赶紧先去洗个澡吧,饭菜一会就准备好。在日本住宿,经常是先洗澡,再吃饭,然后睡觉。这次我没有按照老太太说的办,因为上次走了一身汗,突然去洗澡,洗感冒了。


 

外面下着冰雹,噼里叭啦的声音,不过室里烧着暖炉,很温暖。和室里一股柔和的榻榻米的香味。



老太太做的饭很好吃,虽然都是家常小菜,不过显得很用心。凉拌山药、鹿角菜凉拌黄豆、鲜竹笋、鱼子、腌豆角、哈密瓜。。。。。。




一边吃,一边聊天。我边上坐着一位是太阳能发电设备公司的职员。老太太对他说:“我看你的手形也好,你是哪年哪月出生的?”老太太和职员一起对着笑。

 

老太太:你是中国人吧,我爸爸以前在中国当过兵。

我一惊:在中国当兵?

老太太:是的,他是骑兵,当年去你们中国打过仗的。

 

说到骑兵,我想起《亮剑》里面有一集,八路军的骑兵与日军的骑兵血战到底的场景。

 

我:令尊大人活着回来了?

老太太:是的,托神的福,投降后平安回来了。

 

当时的蒋介石把日本军民百万人从葫芦岛运回了日本,没有像苏联那样,送俘虏到西伯利亚开荒。细想一下,蒋委员长和当时的中国人民,那种以德报怨的胸怀和心态真是伟大。

 

我:令尊大人真是幸运。

老太太:是的,我们村很多人一起去的,都没有回来。后山有块墓地,有空你可以看看。

 

老太太:我父亲喜欢你们中国的字画,现在我们屋里挂的还有呢!

我吃了一惊,放下饭碗,老太太说,你跟我来。

 

在走廊的墙壁上,挂上一幅装裱的很精细的彩色乡村画。黛色的青山、苍翠的树林,砖黄的房顶,白色的墙壁,映着眼前的一片湖水,感觉很宁静。这种中国水墨画与西洋画风相结合的绘画,即使在现在也并不多见。



老太太:这是我父亲当年在中国时,一位战友送他的。

 

走廊很小,但是可以看出老太太很用心的布置了。墙上挂着一只鹿头标本,窗棂上摆着一盆紫色的兰花,朴素又美观。



再往边上看,看到了熟悉的山水画。山峦叠嶂之中,一条小河上,一位农民挑着担子在桥上走过。



我:这也是中国画。

老太太:啊,不会吧,这也是我父亲给我的。

我:挑着担子,应当是中国的南方某个山村。

 

然后老太太,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噢,还有,你到这边来。

 

在另一层楼的楼梯墙壁上,挂着两幅画。一幅是三条鲤鱼努力向上流的画面,名字是:力争上流,典型的鲤鱼跳龙门的场面。另一幅是青山松林的场面,标题竟然是黄山云海!

 

慕神州何处最醉人,

更是青春飞动清。

 


时间是戊寅新春。查了下戊寅年,一个是1938年,一个是1998年,既然是他父亲在中国时候得到的,那这幅画肯定是1938年的。。。。。那个时候,日军已经打过杭州。

 

这么精美的绘画,竟然在日本的一家普通的民家里挂着,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回到屋里,继续吃饭,电视里播放着政府要重核电站的消息。于是向边上的职员老兄请教。

 

我:现在太阳能这么普及,为什么你们日本还要重启核电站呢?

老兄:政府要向国外卖核电站,如果自己都不用,国外怎么能买呢?所以,政府千方百计的在引导老百姓相信有能力处理好核电站的安全问题。

我:啊,原来是这样。

 

老兄:我家就全部用的太阳能,不使用发电站的电。政府为了推销核电设施,连核废料的处理都包了。核废料的降解要花10万年啊,这些人任期只有几年,只要自己在任时GDP好看,就不顾后代啊。

 

我:原来这样啊。

老兄:以前老百姓不知道政府连核废料都帮人家处理,现在知道了,所以大家都反对。我们日本是个岛国,很小,不像你们中国那么大。出了事,只能求神保佑啊。

 

老兄继续说道:虽然核电站发电便宜,但是建设时前期投入很高,而且要安置周围的居民,是一笔很大的费用,总体算下来,并不比太阳能便宜的。

 

老太太在一边不停的点头。饭吃完了,我看了下光光的小碟子上印的,竟然是一幅“童子戏蝶“的图案,碗底是一位日本工匠的名字。但是这不是我们中国的风格吗?然后又向老太太请教。



老太太:这是50年前,我父亲开店时在日本买的,我们都很喜欢,有几十套呢,前些年NHK来拍电影时,有100多人,全村盘子都不够,只有我家有,都来我家吃了呢!

 

她指着另一碟子:这个有有70多年了,一个很普通的碟子,竟然用了50年,70年,我端起来仔细的看。

 

老太太:喜欢吧,喜欢就送给你了。

我:啊,真的送给我了?

老太太:当然了,看你这么仔细的看。就当我刷碗时不小心打碎了。

说完,她哈哈的笑了起来,扯了好几张餐巾纸,给我包好。

 

我心里既高兴又不是滋味,为什么这些不古的古迹在我们中国反而找不到呢?

 

墙上挂了一幅“清心“的字画,署名是奈良市长大川靖则,没想到这家店关系这么厚实。



我:市长大人都给贵店写字了?

老太太:是啊,是啊,这是前几任的市长,是我爸爸的好朋友,来我们店好几回呢。

 

老太太:奈良和你们西安是姊妹城市啊。

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原来这两个古都结亲了。

 

老太太:市长每次来我们家,都会说“和中国不搞好关系不行啊””一定要友好相处啊“这样的话。确实应当是这样啊。



我听了之后,复杂的心情突然多了一种莫名的感动在里面。吃完饭,我再看到走廊上挂的那些中国画,感到更加亲切起来。这些画虽然在异乡,但却被用心的珍藏着,一直保持到现在。是不幸,还是幸?也许都不是,也许都是。如果画有手相,估计老太太能看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