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你觉得,在我心里,你,重要么?

三般闲室2018-03-27 21:43:37


可能是因为秋天来了让人比较伤感,也可能是因为今年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太多,又可能是因为土星回归变得比较敏感,忽然昨晚上,抓了一些朋友问一个奇怪的问题:你觉得,在我心里,你,重要么。答案选项有:很重要、重要、比较重要、一般、比较不重要、不重要、很不重要。

       最后得出的结论,基本问及的每个人,给我的答案都比我预期的,重要性要小一个级别,甚至有个别的答案往后退了两个甚至三个级别。

       首先在这里特别欣慰有一个人在我确定父母不在比较范围内后,很肯定地告诉我自己应该是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这让我更加肯定一点,细水长流的感情经得起天荒地老的蜕变,虽然我一直觉得人跟人的感情是阶段性的,而像我这样把自己的感知放在第一位的性格,总觉得是很难有这样天荒地老的感情的。

       在那个问题后,因为得到的答案跟我设想的有出入,于是会多问一句,为什么你不觉得自己更重要一些,而得到的回复让我觉得,其实人跟人之间的感情真的特别微妙,你每做一件事或是没有做一件事,都真真切切影响着你们之间的感情。而感情,就如同垒多米诺,搭时小心翼翼,塌时排山倒海。


       Lee是我大学时候的闺蜜兼室友,上学那会儿每天叫我上课,强迫给一头雾水的我复习,最后我拿了比她高的grade她比我还开心。毕业以后她去了Leeds,隔着千山万水给我打电话哭诉失恋,我坐在办公室外的昏暗的台阶上,翘着班陪她一起落泪。后来她回国进了4A,后来跳槽,再后来自己开了一家培训机构,每次见面我们会睡一张床,就像这么多年我们从未离散。

       Lee选了一个,比较重要。她是这么说的:记得有一次你在朋友圈放了几张照片,什么闺蜜女友死党同学什么的,然后我问为啥我只是同学。你也没回我什么。

       这件事我依稀还有些印象。当时为了区分每一个姑娘,于是给冠上不同身份,而只有她有同学这个身份,于是理所当然如此称呼她。只是没意识到有些隔阂,就因为如此不经意的一个词,就此落下。

       好在,我们至今仍然亲近,好在我还有机会告诉她,其实你真的是我很重要的人。


       认识余记是08年的夏天,在时报实习。大部分的日子里,写完稿子已经过了饭点,于是我们会各自回家休息一会儿,等大半夜一起出来吃夜宵。那个炎热的夏天,他骑着一辆二手单车,带着我走遍了杭州老城区的各个角落,聊工作,聊往事,聊以后的发展和纸媒的走向。

       后来,余记留在报社,后来又跳到更大的报业集团,而我回到了学校,参加了工作,和这个行业渐行渐远。后来,家中长辈身体欠佳,因为他是跑医疗线的,想请他推荐口碑好的医生。他回复我说,你要哪个医院,要哪个医生,只要你说,都给你安排好。

       而他的选项是,一般。他说:我并没有扮演重要的角色,对你的生活支撑,好像没那么大。我想也没想地回复道:你觉得没有不代表真的没有。

       这是真话,每一次遇到一些过不去的事情的时候,觉得快要走投无路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在不远的杭州,有这样一个人,会尽己所能给予我甚至不愿开口的帮助。于是那样的信念支撑着我自己努力解决眼前的问题,却从来没有开口跟他说感谢,因为似乎,显得有些矫情。

       余记最后回复我:我感到荣幸。


       这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后半夜,Jeffery失魂落魄地给我电话通到天亮,我看着天边破云的霞光,听见他说,我很惊讶,你比我想象中了解我。我说,因为我一直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冷静地看着你。这么多年,我没有再走近,却也从未远离。

       我不知道,在你们的生命里,是不是有这样的人,他们的分量,不在于你们平时的恩爱,也不在于某一段时间感情的积累,而在于你们彼此永远待在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默默地关心着,给予不可言说的支持。他们并不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互诉衷肠时觉得往日就在眼前,而是在深入长谈后,发现彼此就像平行线一样,隔着多年的时光和人事,从未疏远过心的距离。


       我想,许是性格使然,我并不善于在蜚短流长的时光里默默表达自己的感情。甚至我所想到要给予的回馈,也都是解决问题,而非纯粹的陪伴。我并不是一个温暖的人,于是让那些靠近过的人觉得,只是我不想温暖他们。

       所幸的是,今天这样的抽风,让我用特属于我的方式,告诉他们,你们在我心里其实真的很重要,虽然我从来都没有用你们能接受的方式告诉过你们,或是时不时在我不经意的时候让你们产生质疑。


       此时此刻,情绪丰富得想要哭出来,却也说不清是因为难过还是高兴还是别它。我想,我和你的关系,应该,因为今天,以后会彻底不同。


       爱要大声说出来,你,还在犹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