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诗一般生活

散文网2018-04-15 14:31:13

  在杭州湾北侧有一个小县城,名为海盐;海盐的西南方向有一自然风光,名为南北湖;而南北湖的东边,有一座山名为鸡笼山;山下,有一小村庄,唤作方家湾。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曾在一民舍墙内发现一块“董小宛葬花”的石刻古碑,据说那里便是“董小宛葬花处”。董小宛何许人也?生于苏绣世家,后因家道中落,卖身,成为秦淮名妓,又结缘冒辟疆,与之厮守,直至与世长辞。传言小宛乃《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原型。而此地,便是位于鸡笼山下的方家湾。

  方家湾有一静谧的庭院--采采小院,原是一处废弃小学,由一位老师租下并倾心拾掇,栽花种草,作画做皂,悠悠然隐居于此,做一名闲散独居者。她,醉鲤子,一个正过着诗一般生活的女子。

  寻一日好天气,只身前往采采小院。一路期待又忐忑,对于正过着我想要的生活之人的憧憬与艳羡,又对即将打扰隐居者生活的抱歉。

  采采小院隐于村庄深处,一路经由村民指引,才找到。

  从外头看小院,朴实无华,红砖堆砌的围墙,将里头跟外头隔绝,引人移步一探究竟。厚重的铁门虚掩着,“吱~~”,推门而入,一旁,女子双手满是泥土地摆弄着花盆,对于我的突然闯入,疑惑。

  她便是锦鲤子。

  我局促着表明身份,锦鲤子微笑引我入堂。一面与我聊着,一面烧水泡茶。

  长形的木桌,铺盖着麻布,中央一条绣花棉布衬着,木桌这头放着一小茶炉,那头青瓷花瓶中几朵腊梅悄然绽放。不多时,锦鲤子已将茶水沏好,落座。与我闲聊着。

  从交谈中,我了解到,锦鲤子对于这种隐居生活并不仅仅是自身的喜爱,更是一种责任。

  锦鲤子说:“古老的手工艺需要被传承 ,否则便会消失。我们需要宣传这种古老的文明,使更多的人知道,才会有人继承下去。”或许这与锦鲤子本身即为手工皂匠人有关。

  而后锦鲤子说维护这样的生活,也是需要有很多的物质基础来支持,否则连生存都是一重大考验。

  过去,我对于隐居的概念过分理想化。认为隐居更多的是自给自足,而弱化了物质基础的必要性,还是太过年幼无知了。

  在我表明自己个儿也非常渴望隐居生活时,锦鲤子十分坦然,“要过这样的生活很容易,在小村庄中找一处破旧屋子,然后租上一定的年岁,你就可以打造自己要的了。关键在于,这样的生活,你能坚持多久。很多人生活一天,觉得很好;生活两天,开始感到无聊无趣了;生活三天,已经焦躁不安,只想逃离。如果能够长久的忍受这种孤独寂静,这样的生活并不难。”

  我想了一下,笑着说道,“关键,我并没有能够租下这样一个地方的物质基础。”

  交谈持续了一两个小时,而后锦鲤子好友来访,我趁着这间隙,来到庭院闲逛。整个采采小院三面是屋子,一面围墙,庭院中央栽种着花草树木,横竖小道穿插。而台阶上的平台中,各式盆栽长得正好,看似随意又莫名美观的摆放,总让我视线不自觉的投去。通往南边的屋子是做皂的地方,里头摆放着各式模具,以及各种手工品,悠悠的木香散落在空气中,引发强烈的视觉嗅觉冲击。西边连排的几间小屋是做皂的各道工序以及储物空间。北边是采采小院的主屋,一楼生活区域,二楼卧室。

  在采采小院来来去去走过几回,锦鲤子与友人交谈一直持续着,很是忙碌。于是再三考虑过后,决定不告而别,这是我的不打扰。

  我本就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访客,由于这采采小院诗一般的生活而来访,不愿破坏这方宁静,悄悄离去,就像我从未来过。(文/锦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