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李箱批发联盟

【心灵港湾】给我一天,还你千年

法尔胜蒲公英文学2018-06-05 00:53:38


  “给我一天,还你千年”,这是杭州宋城的宣传词,可是在我眼里,却宛如三生石上的一句誓言,掷地有声,这话让我想起《上邪》里的诗句:“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那挚烈率性,质朴却又泼辣至极的情话,因这女子的深情而绵延流传了两千多年,试问,滔滔的千古情话之中,哪句能有此般的坚贞,专一,火热,痴情?三组颠覆的自然现象,把女主人公生死不渝的爱情强调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如果你的生命里,能如此深情的对待一个人,或者能得到如此深情的相待,这辈子,就算只是绝望的爱恋着一个影子,那种入骨化髓的凄楚,魂牵梦绕的忧郁,也是一种享受,很多时候,我们因为内心的寂寞,或者内心的需要,往往会在一瞬间爱上爱情本身,爱上我们内心的那份刻骨铭心的温柔。这样的爱情对象也许并不在人,而在情,而这样的情去往往地单纯粹得绝不肯带一丝一缕的杂质。当日子清淡成怀中水,指尖沙时,这个人会成为你灵魂的一部分,这个时候,你不会有力气再爱上其他人了。只能苦苦在怀恋驻守在你灵魂间的那个人,或许你久久放不下的只是爱情的香气,可你根本不会在乎,你在乎的只是你能拥有灵魂里的他。


  不由得又想起茨威格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第一次读这篇小说,我觉得她好傻,一个疯魔成性的女人,为一个影子般的男人失去了一切,她爱他到了疯狂地地步,而他却一无所知。第二次看时,我为之感动,为“我”不计一切后果疯狂地持着地暗恋着而心生感动。第三次再看时,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比如女人的甘心与不甘心,对这个女人便心生了一份敬意。无望的爱情,明知得不到,可我还是爱你,我爱你但是与你无关,我就是要这样的爱你,我可以热烈投入但是绝不成为你的负累,甚至不用你知道。三夜的缠绵支撑了她一生的漫长,她用甘心与不甘心诠释了为何她放弃了自我,成为他脚下卑贱到渗入泥土中的影子,用张爱玲的话说,就是低到了尘埃里,并从尘埃里开出花来的那种欢喜。他给了她三夜,她还了他一生。

  尼采说:“爱情这个简单字眼,对男女实际上表示两种不同意思。女人对爱情的理解是非常清楚的:这不仅是奉献,而且是整个身心的奉献,毫无保留地、不顾一切地。她的爱所具有的这种无条件性使爱成为信仰,她唯一拥有的信仰。”爱情对这个女人而言,是一种信仰。而视爱情为信仰的女人不止她一个,古今中外,俯拾皆是。文之初始的上邪女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耳边缠绵的是那首《白狐》——“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 千年孤独,滚滚红尘里 ,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是呀,只要你肯给我一天,我就愿意还你千年!千年柔情只为你绽放,我的灵魂随由心飘渺,只要你在那,即便再等千年,又何妨?

  《上邪》里的那份美丽的古意,那样深情的诺言,那样清纯的至善,已经不适合我们这个浮躁的时代了,只能在心深处长长短短,深深浅浅地缠绵着忧伤着,永远无法触及,但是有你的存在证明我有投入,痴迷,燃烧的能力,这,就够了,这就爱的能力。

  可是,爱到底是什么?就是投入,痴迷与燃烧么?就是甘心这千年等待,千年孤独,却又不甘心地要问上一句:“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么?女人,总是喜欢在甘心与不甘心间纠缠不清,却偏还要纠缠一生。为何?

  这一刻,我茫然,这一刻,我无语。


微信号:pgywxw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优秀的原创作品
在这里 你可以欣赏
一个纯净的文学天地
为文学爱好者打造
原创
蒲公英文学
散文 | 小说 | 诗歌 | 随笔 | 摄影
选自蒲公英文学专版【第30期(总第31期)】